1874

  我对你付出的青春  这么多年

  他许你的海誓山盟密语甜言

  我只有一句不后悔的成全

离开 完结 【虫铁】

  彼得又听见有人在呼唤他,那个声音飘渺不定,他跟着那个声音,走出卧室的门,迎接他的是一个长而黑的甬道。

  心里告诉他不要走,可是他却控制不住自己的行为,他冲回卧室里面,翻箱倒柜找出了一个手电筒,他回头的时候,托尼孤寂的站在他身后,彼得的手在颤抖,他颤抖着声音:“对不起,斯塔克先生。”

  托尼只是静静的看着他义无反顾的站在门口,身形挺拔,没有一丝犹豫的走出了第一步。

  彼得踏出的第一步,心不可控制的痛了起来,灯光普及的地方,他看到小时候的自己顶着钢铁侠的头罩打开掌心面对眼前高大的机器人,他的英雄从天而降,与他一起张开掌心,留下一句,就离开了。

  他没有停留,穿过那些画面,经过一片黑暗后又出现了一些画面。

  他成为了蜘蛛侠,成为托尼的得力助手,相伴着自己喜欢的人,与他一起守护这个世界,让他十分的满足。如果,如果他可以和托尼在一起的话,接着彼得看到自己傻乎乎的捧着一大捧鲜花站在托尼面前,满脸通红结结巴巴的吐露着自己的心声后,他们的四周巨多的粉红色气球缓缓向天空上升,然后听到托尼轻声叹气,在他自己的唇上留下轻轻一吻。

  彼得留恋的伸出手,触碰着托尼的脸颊,可那些画面在他触碰时消失不见,他呆愣在那里,手还在空中拼命的挥舞着,期盼着那些画面再次出现。

  他想要把托尼温柔的那个画面保留下来。

  他不得不再往前走,彼得觉得冷的很,仿佛身处在冰窖之中,他告诉自己回头吧,回去吧,托尼还在那个原地等你,可是偏偏这个脚不可控制的一直在往前走,他来到了下一个画面。

  托尼身处在一片花海之中,那是有着阳光一样的向日葵,那是他的毕业季,彼得看着自己磕磕绊绊的走到托尼身边,这都是彼得自己亲手种上的,为的就是给托尼一个惊喜,看来托尼很喜欢。

  他将口袋中的小盒子拿了出来,单膝跪在了托尼面前:“托尼,我希望我往后余生都是你。”他打开小盒子,是一个简约的男戒,这也是彼得自己亲手做的,里面还刻了他和托尼的名字缩写。

  托尼没有答应,因为对于托尼来说,彼得还是太小了,还不太适合谈论这些事情。

  画面又消失了,他继续往前走。

  是泰坦星发生的一切和后续他们打败了灭霸的画面,他看到托尼孤零零的坐在做在一旁,旁边的他早就化作尘土,他看着托尼抓起地上的尘土,紧紧的攥在手心中,回到了地球,红着眼眶将尘土洒在了那片花海之中。之后托尼与队长回合,商讨如何打败灭霸,他们被传送回到了过去,即便他们抢占了先机,不可避免的还是牺牲了一些人,一些人里面包括了托尼。

  彼得绝望的呐喊声响彻这个隧道,托尼死了。一个戒子掉落在地上,滚滚滚的滚到了彼得面前,他反复的拿着地上的那枚戒指,却偏偏拿不起来,因为那是该死的画面,他恨恨的用手锤击着地面。那个有光亮的门就在不远处了,他选择往回走,他回头了,他不要离开了。

  “该死的,该死的,放我回去,我不走了……”

  彼得走了好久,可是前路一片黑暗,他根本看不到卧室的门口在哪里,“求你了,让我回去……托尼…托尼。”

  他一直往前走,边走边喊着托尼的名字,然后他听到了自己的声音。

  “我要托尼回来,我要托尼·斯塔克回来,求你了!”

  彼得猛然回头,他看到自己在一个偏僻的十字路口许愿,那个穿着黑色裙子的女人凭空出现,聆听着他的愿望,代价就是一旦他反悔,托尼·斯塔克这辈子都会是孤魂野鬼,而他一辈子,下辈子,无论哪辈子,他都看不到托尼。

  怪不得,怪不得托尼会说他是因为自己才来的,怪不得。眼泪顺着他的脸颊流下,都是他的错,他不该离开的,如果他不离开的话,就不是这个样子了。

  “彼得。”熟悉的嗓音在那个充满光亮的门口响起,他抬头看过去,是托尼。他张开手臂,彼得扑了过去,紧紧的抱住了他。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斯塔克先生。”他忍不住眼泪,抱着托尼哭泣,如此的撕心咧肺,“对不起……”他不知道,他除了对不起 就没有什么可以再说的了。

  “嘘,”托尼轻轻拍着他的背,安抚着,“我说了,不用对我说对不起的,彼得。”

  “你的人生才刚刚开始,我也不能由着你来,永远的把你关在这里,不让你清醒过来。去吧,回到你的那个世界。”

  “不…那里没有你了…那里没有………”

  “有的。”托尼松开彼得,指着他的心说道,“我永远在这里,彼得,在你的心里。忘记那个恶魔说的,去过你的生活,把我的一份也过的精彩。”

  他在彼得的额头上留下虔诚的一吻,便彻底松开了他,他站回彼得黑暗的身后,注视着彼得一步一步的离开。

  “不要回头,大步向前走。”

  彼得听他的话,他擦着眼泪,大步的向前走,越接近门口,彼得越觉得心里十分的不安,当他一只脚踏进那个门里的时候他忍不住回头了。

  托尼正慢慢的开始消失,他的嘴张张合合,彼得的眼泪掉的更凶,他想朝着托尼跑过去,却被一股力量拽了下去。

  十五年后。

  教堂里正在举办一场婚礼,站在神父面前的是彼得,他已经从少年到了青年,自从原来的一场意外,梅婶是这样告诉他的,他失忆了。他揭开新娘的头纱,看着新娘蜜糖一样的眼眸,心里不自觉的觉得十分熟悉,可是他的记忆里面没有一个符合这个眼睛的。

  婚礼结束,他和新娘送着来宾,他看到站在不远处拿着一束向日葵的青年,他不可控的朝他走过去,那是一双蜜糖色的眼睛,眼里全是温柔,注视着彼得,像是老友一样开口:“新婚快乐。”

  “谢谢。”彼得接过向日葵,他目不转睛的看着青年,“我们之前认识么?”

  青年笑着摇了摇头,他伸手为彼得整理有些褶皱的领带:“你幸福么?”

  “幸福。”

  “幸福就好。”青年的声音有些颤抖。

  “你叫什么名字?”

  青年笑着摇了摇头,泪水滑落出眼眶。他们沉默的对视着,青年开口:“再见了,彼得…”

  话音刚落,吹来一阵风,吹散了青年的身体。

  彼得一眨眼,泪水流了下来,明明今天是最高兴的时候,可是他却难过的要死掉了,心痛的没办法。

  新娘走过来,挽住了他的胳膊:“彼得,你怎么了,刚刚的那个人是谁呀?”

  “没事。”彼得握紧手中的向日葵,强颜欢笑道,“我也不知道那个人是谁,应该是以前的朋友……吧,我们回去吧。”

 

 

离开 2 【虫铁】

  托尼无事时总是坐在床头注视彼得,自己的左手和彼得的左手十指紧紧相扣。

  “彼得,彼得…”

  是梅婶的声音,这个声音忽远忽近的,彼得努力的想要睁开眼睛,想告诉梅婶不要担心他,他在斯塔克先生这里,可是嘴巴就像是被针缝了起来一样,吐不出一句话。

  “彼得,你醒…,我只剩下……你了,我的孩子…”

  彼得一下子坐了起来,他大喊着梅婶,他看向托尼:“我要回家,斯塔克先生,我听到了梅婶的声音了,她在担心我。”

  托尼皱起眉,他没说话,只是低着头把玩着彼得的手,良久后他回答:“我也就只剩下你了,彼得。”

  “你不是斯塔克先生,你不是他。”

  “我是。”

  托尼对视彼得清澈的眸子,他心里充斥着悲哀,一句一句的说道:“我是因为你才来的,不要这么对我。”他将脸颊贴在彼得的手心里。

  彼得睡觉的时候总是听到很多人在喊他,在跟他说话,可是断断续续的听得模糊,当他睁开眼睛后还是在那个房间里面,他不免得有些烦躁。他很怀疑这是不是托尼,因为从他醒过来以后他就没有见过托尼以外的人了,可是在相处中又明明白白的告诉他,这是托尼。

  彼得从小喜欢崇拜的就是托尼,经过自己一系列的努力,托尼才勉勉强强的答应跟他在一起试试,谁知道没过几天好日子,灭霸来侵占地球了,他故意忽视托尼喊他回地球这件事情,与他一起来了泰坦星,他终于可以和他喜欢的人并肩作战了,可惜他们没有打败灭霸,灭霸的一个响指,他消失了,留下托尼一个人,幸好他跟着过来了,他宁愿自己死掉都不愿意托尼有任何闪失,看着托尼的那个眼神,他知道这个人又在愧疚了,所以他留下一句对不起。他不希望托尼那么自责。

  然后他再次醒来,战争结束了。再然后他感觉自己被托尼关了起来。

  “你为什么总是说你为我而来?”看着书的彼得,从头到尾想了一遍,发现这句话出现的频率有些高,他偏头问着躺在床上看电脑的托尼。

  托尼的手一顿,他笑的有些嘲讽,说道:“你知道的。”

  “什么?”

  “你知道我为什么来的。”说完这句话后,托尼又开始玩起电脑,不再和彼得说话。

离开 1 【虫铁】

  彼得醒过来的时候,托尼正趴在床紧紧握着他的手睡觉,他温柔的看着托尼,他睡得并不安稳,因为他的眉头紧皱,手上也用着很大的力气 ,像是在怕着什么一样。彼得抬起手,他想抚平托尼紧皱的眉头,然后托尼抓住了他的手,他醒了。

  “能再次见到你很高兴,斯塔克先生”

  床上的人露出灿烂带着稚气的笑容,那双清澈的眼睛注视的只有他一个,托尼·斯塔克。

  托尼连忙低下头,将彼得的手紧握住贴在脸上,彼得感觉他的手湿润润的,斯塔克先生哭了,意识到这个彼得的心都揪了起来,他道:“对不起,斯塔克先生,对不起。”

  “彼得·帕克,永远不要再对我说对不起。”然后,再离开我,留我一个人。托尼一直没抬头,他觉得自己哭的挺没出息的,可是当这个人完好无缺的在这里的时候,托尼忍不住了。

  托尼亲吻了彼得的手背。

  彼得被托尼勒令在房里好好休息,自从他醒过来以后,队长,浩克,博士等等那些他都没有见到过。他问过托尼,托尼说灭霸已经被打败了,地球已经恢复和平了,详细的也没有讲,就简简单单一笔带过。

  “我可以出去么,斯塔克先生。”

  夜晚,他背对着托尼问道,“我不想再呆在屋子里面了。”

  “你的病还没有痊愈。”

  “好的。”

  这是第几次了,彼得每每向托尼说他想出去看看,总是被他用他的身体没有痊愈做借口回绝他。

  托尼有些落寞,他握着彼得的手:“留在这里陪陪我不好么?上次在泰坦星上面你消失把我吓坏了,我怕你再出什么意外,我就只有你了彼得。”

  托尼又握紧了彼得的手,过了一会儿后彼得回握住,他坐起身来,捧着托尼的脸说道:“我永远不会丢下你一个人的,托尼。”

  “我们睡吧。”他在托尼额头留下一个吻后,又躺了回去。

 

罗素兄弟:盾铁能在我们手里甜回来,算我们输。

我不仅要虐盾铁还要虐虫铁铁椒

冷漠脸

起风了 外 【虫铁】

  14岁  彼得从小最崇拜的就是托尼·斯塔克,最想成为他那样优秀的人,最想成为他那样的英雄。所以他成为了优秀的蜘蛛侠。

  他真正的踏入了托尼生活的地方,他看着给他研发战衣的托尼,他想和他并肩站在一起,他喜欢着他,然后彼得脸红了。

  20岁  这些年发生了很多事情,但是彼得对托尼的心没有变,只不过喜欢沉积成了爱。但是他没有说出口,他确信只要他说出口,托尼就有一百个理由来回绝他,甚至更多,因为他知道托尼喜欢史蒂夫。

  史蒂夫失踪,之后复仇者联盟除了他全部牺牲,他站在战场上,茫然的看着周围,他机械的开始将队友的尸体搬出战场,整齐的放在一起,鹰眼克林特,黑寡妇娜塔莎,女巫旺达,幻视,浩克和雷神被灭霸丢出了外太空以及钢铁侠托尼。彼得一直守着他们的尸体,守了有三天三夜,大雨淅沥淅沥的冲刷着战场,它将复仇者身上的血迹冲刷掉了,但是唯独彼得的没有。

  从此彼得成为了行尸走肉。

  25岁  他出了一场车祸,移植了眼角膜,托尼重新回到了他的生活里,他们一起寻找着史蒂夫。

  35岁  他们找到了史蒂夫,早上起床他就觉得心慌的不行,他连忙驾车往小村赶,他还是晚了一步,他看到托尼微笑着消散在风里,他的心一下子空了,再也装不进去人了。

  他那自年少起的爱慕最终无疾而终。

 

起风了 3 【盾铁】

  “你要去乡下么?”彼得吃完饭后才看到托尼刚从外面寻完回来,他问到。

  “去那里干嘛?”

  “报社有人打电话过来说看到过史蒂夫。”

  “这都是第三千八百个了,他们就是骗子,就是想要钱!”

  “无论如何去看看吧,今天正好周六,我们走一趟。”

  托尼没有抱多大的希望,他都不寄希望在这个打电话的人身上了,他从曾经满怀欢喜到现在这样,都是失望太多次了。

  他们两个如约来到了这个小镇上,这个镇子他们来过一次,可都没有的。

  托尼看到这个村名,幸福村就知道他来过了,这里就没有他要找的人,气的托尼狠狠地踹了一脚这个石墩子,却穿过这个石墩子,摔在了地上。

  一个人停在了他面前,托尼连忙站起来,抬头看去,托尼呆住了。

  面前的人有着健康的小麦色皮肤,湛蓝湛蓝的眼眸很是纯真,金色的头发不安分的在空中随风飘荡,那双眼睛注视他的时候,四周一切嘈杂托尼都听不见了,他的眼里只剩下这个人,这个他寻找了那么久的人。

  “史蒂夫…”托尼双唇颤抖着喊出了眼前人的名字,眼前人疑惑的看着他和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他身旁的彼得。

  然后史蒂夫背对着他们蹲下,托尼与他面对面蹲在一起,史蒂夫在玩黏土,他在捏小人,但是他捏不出一个人形,他只能捏个眼睛或者单独捏个鼻子之类的,他捏不出整个的。

  托尼看着史蒂夫自言自语玩着黏土,伸出手来,想要触碰史蒂夫的脸颊,手却从史蒂夫的脸穿过去伸到了他的后脑勺,他收回手。终于忍不住的掉下了眼泪。

  他第一次那么怨恨自己为什么死了,他连让史蒂夫看到他都不行,摸摸他也不行,想让史蒂夫听到他说话也不行,这样,这样他想起了初衷又能怎样。

  彼得找到了打电话的人,让那个人带他去找收留史蒂夫的那户人家。托尼则还与史蒂夫蹲在一起看他玩泥巴。

  “史蒂夫,我终于找到你了……我以为我再也找不到你了,史蒂夫,史蒂夫,鹰眼,娜塔莎,旺达他们都死了,都是因为我没有做的更好。我昨天去大厦看了,那里唯一的变化就是不再热闹了。”曾经的欢声笑语,曾经的争锋作对,曾经的插科打诨都没有了,它被一缕风吹散,尘封在了旧时光里。

  有那么多的话想对他说,可是到真正的见上面,托尼反倒不知道讲什么了,他只是喊着史蒂夫的名字,一遍一遍的喊着。

  彼得回来了,他告诉托尼,史蒂夫被发现的时候浑身是血,头部损伤的最严重,修养好后就变成了傻子,就成了这个样子。彼得先回去了,他看着蹲在村口的一人一鬼,即使知道史蒂夫看不到托尼,但是两个人气氛和谐的彼得觉得那里融入不了第三个人。

起风了 1 【盾铁】

  这是彼得第一次在托尼去世后来到了旧复仇者联盟大厦,这里一切照旧,没有一点更改,彼得将眼镜摘掉,视线模糊了一会儿后,一个模糊的人形出现在自己不远处。

  这里一个人都没有,所以彼得开口:“托尼,我们要上楼看看么?”

  那正是已经去世很久的托尼·斯塔克,化作幽灵的托尼·斯塔克。他去世的时候,史蒂夫·罗杰斯美国队长,消失不见了。无论托尼·斯塔克怎么找都没找到,一直到他去世。变作幽灵的托尼飘过了很多地方,都没有找到史蒂夫·罗杰斯,寻找的太久,托尼也忘记了自己寻找他的初心,只是心底一直告诉他一定要找到他,一定要。

  那就应该是很重要的事情了吧。托尼看着身边已经三十多岁的彼得,原来已经过了有二十年了,原来的小小少年已经长大了。

  “我就是这么假设啊,如果其实美国队长早就已经去世了呢,你这样一直执着下去,成为一缕孤魂么?等我死了,就没有人再可以看到你,听到你了,托尼。”彼得停下了脚步,他认真的注视着托尼,“不说前些年你自己,就单说这些年我陪你断断续续找过很多地方,可是都没有队长,美国就这么大,我们都要找完了,九头蛇也被消灭了,也不可能将史蒂夫在藏起来,你知道的啊,我帮你问过冬日的。”

  看到托尼暗淡的眼神,彼得纵使千万个不舍也强逼着自己继续说:“我希望你可以主动离开知道么托尼,我不想我去世了你还孤单一人在这诺大的世界里。”

  “这没关系,彼得。我不知道为什么要那么执着找到他,我记不起来。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对他讲,很重要的。”托尼失魂落魄的说道,“太重要了,这太重要了。”

  “那你记得是什么?你知道么,你什么都不记得,发下你那可怜的执着好么,托尼。”

  托尼看向了彼得,他的眼睛一如既往的明亮,死亡的阴霾也遮不住的光亮,他坚定的说道:“不行,彼得。我一定要找到史蒂夫,找到他我就会想起来了。”

  他就知道,不管生前还是死后,那个该死的史蒂夫·罗杰斯永远对托尼那么的重要。彼得满心苦涩的看着到处观看的托尼。
 
 

事后引发的血案【完】【虫铁】

情人节贺礼,果然,虫铁不舍得虐

  第一次在属于托尼他自己的战场上看到彼得,他觉得这是个意外,第二次也是,第三次他勉强相信是巧合,但是,这都N次了,感谢那些日复一日妒忌他钢铁侠的超级反派们,托尼冷静的站在战场中,这开始还不到三秒,一个红蓝制服的青年荡着蛛丝,灵活的穿过建筑,然后站到自己面前,充满活力,说出想让托尼当场打死他冲动的话:“斯塔克,斯塔克先生,我来帮你。”

  然后三下五除二,托尼还没来得及插手,反派就被彼得解决了,这不科学啊,反派都这么的弱了么,是来搞笑的么?

  一张青春活力的,洋溢着笑容的脸凑到了托尼的面前,浑身上下透着我做的好不好,快来夸我,快夸我。

  托尼伸出手,将彼得的脸扭到一边,他才不会给彼得一个吻:“走了。”

  没有预料中的亲吻,也没有夸奖,彼得失落的站在原地,他问到:“凯伦姐姐,难道我展示男友力还不够么?”

  “你要知道怀孕期间的欧米伽总是性情反复无常的。像神域的那个洛基,怀孕期间不总是捅索尔刀子么?”

  “也是。走吧,我要回去监督斯塔克先生睡觉了。”

  托尼要开始怀疑人生了,上一次团战中,彼得居然在结束的时候亲了他一口,再想把他公主抱的时候没成功,因为托尼的盔甲太重了。而且在过程中,彼得总是我来斯塔克先生,这太危险了,我来之类的一些话,愣是托尼站在后面一个手指头都没动。

  “娜塔莎,你觉不觉得,嗯,彼得最近有一些怪。”

  他在脑海里快速浏览了适合交流的人,勉勉强强只有娜塔莎,所以他敲响了娜塔莎的门。

  “所以,这就是你半夜凌晨两点把我从男朋友床上叫下来的原因,最好给我一个不把你打死的理由。”

  托尼想拔腿就跑,但是娜塔莎的眼神告诉他如果他跑了,他会死的更惨。

  “就是彼得,每次在战场中,我也说不出来,你看吧。”托尼将视频调出来给娜塔莎看,娜塔莎扯了扯嘴角:“就因为这个?就因为这个?”

  “你大半夜就是过来给我强塞狗粮的么,谢谢,我有男朋友。”

  娜塔莎白了他一眼,狠狠的将门关上。

  “斯塔克先生,你昨晚没睡好么?”彼得摸着托尼的头,指尖没入柔软的发间。

  “彼得,你为什么要干预我,在战斗中。”

  “因为,因为…”

  “你是在保护我吗?彼得,看着我,你是在保护我。”

  彼得点点头,托尼感觉自己甜腻腻的,从舌尖甜到胃里甜到心里,傻不拉几的。托尼亲了一口彼得:“好吧,傻孩子,我还以为你这是想抢我的工作呢,毕竟这个工作我很喜欢。”
 
  “斯塔克先生,你有没有什么,想要对我说的?”

  “说什么?”

  托尼疑惑的看着他,他最近没有做什么啊,只是偶尔和封面女郎调个情,但是他也给彼得讲过了啊。小孩子的心思真是难以捉摸。

  “凯伦,凯伦说你怀孕了,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是不喜欢我,还是就是就是…”彼得就是了半天,也说不出来个什么,湿漉漉的眼睛充满了悲伤。

  托尼推了彼得一把,他说:“你是不是脑子撞坏了,我是个男的,现在科技再发达,我也不可能怀孕的好吧,还有为什么我会怀孕,为什么不是你!”简直不可理喻。

  “因为我们一个月前我们不是…上床了么,然后第二天凯伦姐姐给我找了这个阿尔法与欧米伽的100个事后故事。”

  “什么鬼。”托尼从彼得身上起来,“星期五,给我找到那本书。”

  然后他们两个一起看了这本书,托尼翻了个白眼:“彼得,看来你要重新认知了,首先我不是欧米伽你也不是阿尔法,其次我不会怀孕,第三不要总是让凯伦看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把你带坏了。”

  “所以你没怀孕对么。”

  “废话。”

  “哦。”彼得看起来很失落,他坐在那里,闷闷不乐的,然后他摸着托尼的小腹,颇为可惜。托尼毫不留情的打掉肚子上的手。然后那只手锲而不舍的摸上来,来回两下,托尼也就懒得理他,彼得将他拉回床上躺着。

  “你很失落?”

  “因为,我想有一个和斯塔克先生一样可爱的孩子。那个孩子跟斯塔克先生一样聪明,眼睛和斯塔克先生一样漂亮。我都把小孩的名字都想好了,女孩叫奥罗拉男孩叫史蒂夫。”

  托尼没说话,过了一会儿,他才开口:“为什么要取和美国队长一样的名字,安东尼明明很好听的。”

  “那就叫安东尼好了。”彼得整个人圈住托尼,下巴放在托尼的头上。

  “我想要保护你,托尼。你保护世界我保护你呀。你做过很多人的超级英雄,过去以及现在你做我的英雄,现在和未来我想做你的英雄。你不再是一个人,你知道么?”

  这个臭小子,托尼不想承认他听的眼眶有些发红,他说到:“那你不能像上次一样,我们可以并肩作战。”我也会试着依赖你。

  “那我可以和你…你知道的斯塔克先生,我之前一直以为你怀孕了…所以…”彼得的手已经暧昧的摸上了托尼的胸膛。

  “当然。”

彩蛋:①托尼承认了彼得很有男友力,当然是在床上。托尼被欺负的很惨,毕竟凯伦的阿尔法与欧米伽思想彼得还残留一点。

肉渣,肉废
 

半夜讲鬼故事社团 【虫铁】 【冬叉】 【银鹰】

  彼得最近参加了一个社团,半夜讲鬼故事社团,他对此又爱又恨。与他一起参加社团的有他们宿舍两个人——吧唧,皮特罗。

  他们新的社团时间被定在了晚上00:00,教学区四楼404。

  漆黑的教学区,静谧的空气,这黑暗里仿佛有着什么,它在静静的注视着黑暗里的三个人。

  现在,只能听得见他们三个人沉重的呼吸,皮特罗走在最后面,拿着手电筒闪了闪旁边的走道,彼得吓得一下子窜到了吧唧的身后,皮特罗被彼得吓得怪叫叫了起来,撒丫子就往四层冲,彼得紧跟其后,当两个人气喘吁吁的停到404门口的时候,发觉他们少了一个人。

  “吧唧呢?”
 
  “不是在你身后么?”

  “不对啊,在你前面呀。”

  沉默了一分钟后,两个人异口同声的说道;“在大厅。”

  “都怪你,皮特罗,你没事闪旁边的走道干嘛啊!”彼得抱怨着,与皮特罗并排往楼下走。

  “鬼片里面都是这么演的啊,旁边的走道肯定藏着什么,但总是没有被主角们发现。不过话说回来,彼得你的胆子也太小了,把我笑死了都。”

  “彼此彼此。”彼得翻了个白眼。

  两个人来到了原地,却在这里没发现吧唧。

  那股毛骨悚然的感觉又来了,彼得和皮特罗感觉自己头皮都开始发麻了,皮特罗不自觉得咽着口水,然后他们听到从远至近的脚步声,并且伴着沙哑的声音。

  “彼得…皮特罗…”

  这一声声的脚步,这一声声的呼唤都如同鼓槌一样落在了彼得和皮特罗的心上,两个人对视,露出讪笑。

  “你…有没有…哈哈有么有听到有人喊我啊……”

  “有啊……那你有没有……听到……有人喊我啊”

  彼得声音虚的简直要立马灵魂出窍了一样,皮特罗的情况与彼得半斤八两。

  “我们……回头……看看?”

  “我数一二三……我们一起……一起回头。”彼得说道。

  “一”

  那个声音越来越近,彼得感觉自己抖的都要站不住了。

  “二!!”

  一只冰凉的手搭在了Peter的肩膀上,彼得的二几乎是呈一个波浪线。

  “三!!!!”

  皮特罗果断的转过身,一张惨白的人脸与他距离不过一厘米,那惨白的人脸上有着血红血红的眼睛,与脸一样苍白的大嘴咧到耳后,无声的尖叫过后,皮特罗两眼一翻,晕倒在地。

  寂静,寂静,再寂静,如果此时有乌鸦的话,乌鸦肯定是在鬼的脑袋上飞过去,边飞边哇哇哇的叫。

  “我靠,居然晕过去了。”

  克林顿不可思议的看着躺在地上的两个人,再将视线转到旁边站着僵硬的人。

  “碎胆子。”布洛克走过来踹了吧唧小腿肚子一脚,托尼则蹲到地上戳着彼得,在他将手搭到彼得肩膀的下一秒彼得就晕了过去。

  当彼得他们醒过来的时候,他们在404。

  彼得一睁眼看到的是惨白的脸的时候,双眼一翻又作势要晕过去,托尼连忙出声;“嘿嘿,彼得是我,托尼。”

  “托尼?”

  “嗯嗯。”托尼拉着彼得的手将他脸上的面具摘下来,露出托尼白净的脸,带着坏笑。彼得一下子松了口气,委屈的扑到托尼怀里;“你把我吓坏了,你太过分了托尼,我都被吓晕了,而且刚刚晕倒的时候你都没接住我,就直接让我躺到地上,好难过,好委屈。”

  彼得拖着浓浓的奶音,撒着娇,睡在另一边分的吧唧不动声色的醒了过来。

  “那我们明天出去玩,再晚上在外面住一晚,好不好托尼。”摁住在怀里乱蹭的的脑袋,托尼笑着点了点头。

  YES。彼得和吧唧在心里开心的V。

  “朗姆洛~”→学彼得和皮特罗撒娇的吧唧,喊的朗姆洛鸡皮疙瘩从头起到脚,恶心的一巴掌拍到吧唧的后脑勺,吧唧愤怒的瞪着朗姆洛,然后他就听到朗姆洛担忧的说道;“这孩子不会脑子吓坏了吧,本来脑袋就不灵光,现在更不灵光了。”

  吧唧撒娇的心巴拉巴拉碎了一地,朗姆洛继续说;“你也太怂了吧,被克林顿吓傻到僵硬在原地,就直愣愣的,反倒把克林顿吓一跳。怂,太怂。”

  吧唧的恋爱心巴拉巴拉碎了一地,他重重的躺回去,闷着头不讲话。

  过了一会儿,他听到朗姆罗的轻笑,一个温柔的吻落在了他的额头是。

  吧唧碎了一地的心噼里啪啦的又合好了。

  而皮特罗呢,皮特罗醒来以后就一直遭受着克林顿的嘲笑,各种各样的嘲笑,说的好像嘲笑他,能改变克林顿他自己是倒数第一的事实一样。

  皮特罗烦躁的揉了揉头发,拉过克林顿,摁着他的头来了一个用舌头狂甩对方的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