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4

故人 【盾铁】

  下雪了,这个雪纷纷扬扬的落在行人的头上,肩膀上,鼻尖上。史蒂夫带着浅浅绿色的洋桔梗例行每年的今天去一个地方,一个墓碑,刻着一个名字,托尼·斯塔克。

  “今年下大雪了,托尼。”他蹲在那里,伸出手清扫着墓碑上的白雪,他看着面色温柔的笑了起来。

  【“这个大雪,快进来。”

  他们才结束庆功宴,一场暴雪也突然降临在他们回家的路上,他拉着托尼一路跑回了家,谁让他们是准备散步回去的呢,到家他急急忙忙先把托尼推了进去,自己挡住风雪再进来,他低头细心温柔的拍着托尼身上的雪,抬头看到了托尼蜜糖一样的眼眸,只注视他一个人的眼眸,他忍不住吻上了托尼的嘴唇,嘴唇是冰凉的,他决定用行动让托尼的嘴巴温热起来。】

“最近联盟里面的新英雄打跑了几波想要来侵占地球的人,你放心,我们把世界照顾的很好,世界也把我们照顾的很好,事实上,还有老友陪伴已经是没有遗憾了。”史蒂夫索性坐下靠着墓碑讲起话来,他说着拿雪捏了几个小雪人摆在墓碑上面,看着煞是可爱。

  “我去看了艾米莉,佩珀将她照顾的很好,我每天都有跟着她,保护她的,所以你就放心吧。哦对了,我给你带了她的毕业照片,她已经大学毕业了,她真的很优秀,不愧是你的后代,我真的很为她骄傲。”史蒂夫从怀里掏出两张照片,“我有些私心,带了一张自己的照片,我老了,托尼。我看起来不再像是二三十岁的人了,我想让你看看我老了的样子,也算是一起白头偕老了吧。”史蒂夫又将自己说的笑了起来,他仿佛看到了拿着照片一脸嫌弃的托尼一样。

  “哦还有,你不要嫌弃我啦,毕竟人老了嘛,总是忘记事情,艾米莉谈恋爱了,你肯定会说我老古板,因为你年轻的时候有着数不尽的风流债,但是呢这一点艾米莉和你不一样,她很专一呢,也很勇敢,都已经领了结婚证了,她跟佩珀说的时候没把佩珀气死,这倒是有一些你的风格。”

  【“我和史蒂夫在一起了。”

  也就是复仇者联盟日常聚在一起吃早饭的时候,托尼在餐桌上冷不丁的冒出这么一句话,他当然没什么异议,因为他恨不得昭告全天下托尼是他史蒂夫的人。

  所有人齐刷刷的盯着他们两个,史蒂夫清了清嗓子,拉起托尼的手露出那对男戒道:“我们已经在一起了。”

  “那我们该说,恭喜?”幻视默默的开口,所有人又把视线聚集到他的身上,幻视一脸诚恳的说道,“恭喜,托尼,队长。”

  克林特道:“新婚快乐?”

  娜塔莎无奈的说道:“用你仅存的脑子想一下,除了新婚快乐这种平淡的词汇还有什么?”

  一旁的索尔兴冲冲的说道:“早生贵子。”

  托尼翻了个白眼,偏头发现史蒂夫一直温柔的看着他,他给史蒂夫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后来,内战的爆发,他一直将戒指戴在手上,他看着电视上做着发言的托尼,托尼手指上空空。

  两年里史蒂夫有给托尼一个老式手机,告诉他可以联系他,可是从来没有一个名叫托尼的手机号在他手机上显示过。两年里他从电视上看到了托尼结婚的场景,他看着穿着西装的托尼,原本他旁边的位置是属于他的,他的唇也是属于他的,他的人也是属于他的,可就在那一天,他失去了资格。

  再然后的两年后灭霸来犯,他身边的队友死的死伤的伤,而托尼也真正意义上的离开了他。他的妻子也去世了,只留下他们三岁的女儿交给了佩珀扶养,也就是史蒂夫从小护到大的艾米莉。】

  他的身体开始老化了,在托尼离开后的这二十几年里,大概是因为他用了那个血清,老化的时候也快了很多倍,基本上一个星期一个样子了,他有时候会做梦,梦到他们宣布在一起的那天早上。

  有娜塔莎,有鹰眼,有幻视,有女巫,有浩克,有罗德,有索尔,那么热闹的你一句我一句的。

  现在呢也就只剩下娜塔莎,幻视,浩克,索尔和他了。

  史蒂夫又坐了一会儿,他似乎是感觉不到冷一样,他的手指被冻的通红,却还在捏着小人。他捏了九个小雪人,写上了名字摆在了墓碑前:“把这些雪人当做我们吧,就像我们在陪你一样。”

  他望着天,道:“我该走了,托尼,明年再来见你了。”

  他站了起来,不知什么时候原本挺直的背弯了起来,他不在年轻了,双鬓也染上了风雪,他在这个冰天雪地里面走着,与一对情侣擦肩而过。

  艾米莉远远看到了父亲墓碑前的花和小雪人,她拉住自己的男朋友,在她儿时的记忆里,有一个年轻人似乎与身后离开的中老年人有些相像。

  “你好,请问每年的洋桔梗是您送给我父亲的么?”她转过身问道,史蒂夫的身体顿了顿,他说道:“是我送的。”

  “你是我父亲的…”艾米莉还没问完,史蒂夫就已经开口了。

  “故人。”

 

 

三人行必有一人单身 3 【盾铁】

  今天是星期五了,托尼早早的就把事情做完,乖乖的躺在了床上。十分钟过去了,托尼决定画画草稿图吧,这样多少会让他快速入睡的,可是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他画完的时候他的好友鬼混了回来,居然已经晚上12:00。

  克林特奇怪的问他:“你不是明天有约会么,怎么还不睡。”

  “我睡不着,就说来画画稿子。”

  “诶呦我的托尼大爷,你画设计图都可以不眠不休好久的,你还拿这个来快速入眠。”

  克林特赠送了他两个白眼:“别怪我没提醒你,你睡那么晚,脸上会冒痘痘的,你想长几颗痘去约会么?”

  “那怎么办啊!”托尼抱头哀嚎,死宅马克闷闷的在床上要求声音小一点。克林特只得无奈的在自己的柜子里挑挑拣拣,选了面膜精华什么的,摆在了托尼面前。

  托尼看一下面膜又看一下克林特的,半天说道:“你真的不是gay么?”

  “滚!”克林特恨不得那鞋子抽托尼,他懒得管这个家伙了,洗了洗脸做好晚间护理,美滋滋的躺到了床上。他一侧身,看到马克床上还有一个人,在心底尖叫,面上不动声色的转向另一边,秀恩爱,分的快。

  按照克林特所说的,托尼敷好面膜摸完精华躺到了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就一直闭着眼镜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

  他迷迷糊糊的听到克林特在讲话,克林特?讲话?托尼一下子惊醒过来,从床上蹦了起来,抓起手机看上面的时间,上面赫然显示着8:30。

  “我迟到了!!!”

  托尼风风火火的收拾好,连忙往学校门口跑,他打着史蒂夫的手机,无人接听,他又重打了好几遍,还是无人接听,他乖乖的站在学校门口,左看右看看不到那个让他惦记了一周的人,他从早上九点一直等到中午,中午的阳光十分毒辣,他还在原地等着,他又打了几次电话,发了几个短信,还是无人接听。

  阳光烧烤着大地,那个热从地底下传上来,闷的托尼喘不过气,被放了鸽子,太阳还这么晒,让他烦躁的一气之下将手机摔在了地上,转身回到宿舍里面。

  “怎么回来了?”只有马克在宿舍,他看到托尼面色不善的回来,鼻尖和额头全是汗珠,连忙给他拿了毛巾给他,他拍了拍托尼的肩,转头给克林特让克林特多打一份饭回来。

  克林特回来的时候,托尼正在看着图纸,他看向马克,马克给他点了点头,克林特立马领悟到是什么意思,他说道:“是不是他放你鸽子了,哪个军区的告诉我,我去找他去,胆子还不小,放我兄弟的鸽子。”

  托尼翻了个白眼给克林特:“我饿了。”

  “来来,这是大爷你的饭,筷子我都帮你拆好了。”

  托尼叹了口气,默默的吃着饭,听着克林特和马克在那里插科打诨的,只觉得自己这一周是白期待了,说来也是,他居然会相信一面之缘的人,真是傻。

三人行必有一人单身 2 【盾铁】

  想到今天中午那个少年对他讲的话,史蒂夫笑的眼睛眯了起来,那个少年让他很舒服,从来没有那个人可以让他产生家的感觉。史蒂夫是个孤儿,没有人比他更想拥有一个家。他看着手中的纸条,将少年的联系方式添加了进去,置顶。

  他们约定了下周星期六见面。

  这一周的时间,过的异常缓慢,这是托尼早上不下五遍的问马克今天是星期几。

  马克被他烦得要死,不知道从哪里搞了一本台历,直接扔到了托尼的桌子面前,星期一那里被醒目的红笔圈了起来:“不要再问我了,自己看日历。”

  “什么,今天还是星期一呀!”看到日历后,托尼整个人都焉儿了一样 ,无精打采的躺回床上,“究竟是谁规定的一周要有七天啊,就不能直接到星期五么!”

  “鬼哭狼嚎什么!”克林特一脚踹开门,将早餐发给他们两个没好气的说道,“就才见了一次面,至于那么上心么。”
 
  “你不懂。”托尼连一个眼神都不想施舍给克林特,“我觉得我是一见钟情了。”

  “天大的新闻,托尼·斯塔克从来都是别人一见钟情你,你居然也会一见钟情别人。大新闻,绝对的大新闻。”克林特怪叫着说道,连马克都从电脑桌前离开了,两个人都凑到了托尼的床跟前,齐刷刷的直盯着他。

  “你们…你们干嘛那么看着我。”

  马克道:“稀奇,太稀奇。”

  克林特道:“古怪,太古怪。”

  “你们那一副想要解剖我是什么意思啊。”托尼叫道。

  突然,马克拍桌而起:“因为,真相只有一个,我怀疑你是被假冒了。”

  “放屁,一天少看点什么名侦探柯南,脑子瓦特掉了吧!”托尼忍无可忍向马克砸了一个枕头过去,又砸了一个在克林特身上。

  “我一见钟情很奇怪么,很奇怪么,遇到真爱很奇怪么,气死我了。”托尼被气的躺在床上哼唧唧的。

  床旁边两个不要脸之一的开口:“那个人是干嘛的!”

  “我知道,我知道,当兵的。”克林特不等托尼开口,连忙帮他回答道。

  “多大了?”

  “我知道我知道,二十七八了。”托尼还没来得及说出口的话,就被克林特打断了,先忍。

  “叫什么名字,长什么样子,级别多高?”

  “这个我也知道,叫史蒂夫·罗杰斯,长的比爱德华多强壮,两个眉毛一个鼻子一个嘴巴的,罪犯见了都会乖乖自首改过自新的,啊,你问我为什么,因为长的太有正义感了呀。貌似是上校吧。”

  托尼继续忍。

  接下来马克断断续续问了几个问题,都由热心的克林特代劳,托尼只能告诉自己继续忍,不能动手杀人,天知道克林特皮干的,托尼想杀了他的,到底是你一见钟情还是我一见钟情啊,这个八卦样子让托尼十分的不爽。

  问到怎么认识的时候,托尼飞快的说道:“昨天中午出门的时候,碰到的。”他转头一巴掌打到克林特背上,“克林特·巴顿,究竟你一见钟情啊,还是我的一见钟情啊,你这个八卦的样子不要太好哦。”

  “激动,一时激动。”

  “激动你个头,死八卦。”托尼捡起马克腿上的枕头砸向克林特,“认识你以后,我只想知道杀人要判几年!”

  “按照你家里有权有势多半就是走个形式,不会坐牢的。”马克一本正经的说道。

  “马克,你这个帮凶、叛徒,亏我刚刚那么热心的给你讲托尼的一见钟情。”克林特当然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马克,反正他今天早上死的很惨。

一见钟情误终生 4 【盾铁】

  这天下着小雨,一声闷雷惊醒了托尼,他眯着眼睛环视着这个房间,然后注意到睡在自己旁边的男人,是史蒂夫。

  他起身,在洗手间洗漱好后,穿戴好衣服,然后蹲在了床前,他看着史蒂夫。

  史蒂夫长了一张英俊正直的面容,有着阳光一样的颜色,眉毛即使在睡梦中也紧皱着,高挺的鼻梁下是紧闭的薄唇。托尼叹了口气,为史蒂夫把被子盖好,转身离开。

  他走到门口的时候,身形一顿。身后传来细弱的呢喃。

  史蒂夫在喊他的名字。

  托尼停顿了一秒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听着关门的声音,一直闭着眼睛的史蒂夫苦笑起来,看起来托尼是想起来了。

托尼回到了别墅,他揪出了害他的人后,泡在了实验室。托尼睡得不安稳,他喊了一句史蒂夫,坐了起来,环顾着四周,回应他的是寂静。托尼重重的躺回了床上,他闭上眼睛,在告诉自己史蒂夫他不在这里,史蒂夫他不在这里。托尼翻了个身,他在失忆的那段时间太过度的依赖着史蒂夫,这让清醒过的他有些混乱,也有些害怕见到史蒂夫。同时更加的闷闷不乐,按照他失忆那段时间史蒂夫无微不至的照顾,托尼知道他喜欢自己,可是他回来那么久,他都不过来找他。

  托尼睡不着了,这个房间太寂静了,也没有那种能让他心安的味道。他索性起床又开始泡在实验室。持续工作的后果就是记忆刚回来的他再次的病倒了。

  托尼醒来,发现自己是在熟悉的房间,他的手被压着,他低头,是阳光的颜色。

  “罗杰斯先生。”
 
  史蒂夫听到熟悉的声音立刻清醒过来,他的眼睛湛蓝湛蓝的,就像雨后的天空,托尼喜欢极了,但是他还是故作冷淡高傲的说道:“你把我手压麻了。”

  “对不起,我给你揉。”史蒂夫的手很大,手上有很多的老茧,摸的托尼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史蒂夫很失落,他听到托尼冷淡的喊自己罗杰斯先生,而不是软软的史蒂夫。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佩珀呢?”

  “你知道你多久没休息了吗?你才大病初愈就那么折腾自己,你要爱惜你自己的身体。”史蒂夫一听到这个,说教道。

  “我的事不用你管。佩珀呢”

  “佩珀小姐一会儿就回到了。医生说你已经有将近两个星期没有合过眼了,你能告诉我你在忙什么吗?”史蒂夫算了一下,自从上次托尼一言不发的离开以后正好差不多两个星期,这就说明托尼离开他后没有好嗨的休息过,史蒂夫很心疼他。

  “跟你讲了,不用你管。”

  “你,你是我捡回来的,一直是我在照顾你直到你身体痊愈的,你的身体也是我的,我当然要管。”

  “放屁,你这是什么歪理。”托尼笑着看着面前耳朵红了的史蒂夫。

  “你不爱惜你的身体 我爱惜。这才不是什么歪理,你要对得起我照顾你时花的心血。”

  史蒂夫说完后,不在开口,只是倒了一杯水给托尼后,安安静静的给他捏手。其实托尼的手早就不麻了,他也就放任史蒂夫捏着。

  “生气了呀。”

  “没有。”史蒂夫没好气的说道,托尼还想说的时候门铃响了,史蒂夫将佩珀带了进来,体贴的将房间留给他们两个。

  “停,先别讲我,我已经被史蒂夫讲了很久了。”托尼看着眼前红着眼眶,憔悴的姑娘,心疼极了,“你怎么脸色这么差,是生病了么,佩珀。”

  “托尼·斯塔克,我这个样子是因为谁啊!”佩珀气的大吼起来,她前天给托尼去送东西,发现他居然倒地不起,她连忙带着他州医院,谁知道这人半道上迷迷糊糊知道去医院,死活不去,嘴里一直嚷嚷着史蒂夫的名字,佩珀无奈,只能带着托尼来到了史蒂夫这里。

  “不会,不会是我自己要来的吧。”看着佩珀的表情,托尼知道自己猜对了,托尼怪叫了一声后,倒在了床上。

  佩珀在这里呆了一会儿后,公司的事情也汇报了后,她决定还是将托尼留在这里了,有助于托尼的睡眠。

  听着佩珀和史蒂夫在外面的轻声交谈,困意席卷了托尼,他慢慢的睡着了。

七号病人 完结 【盾铁】

  莉莉叹气,眼睛也是红红的,心里也不好受:“这个老人走了也挺好的。我们收他住院的时候,让他填的联系人电话也是填的他自己的,所以他走了,也就不孤独了。”

  史蒂夫听到这些话,鼻子一酸眼泪充满眼眶,心里更是难受的他一张嘴,就要哭出来了一样。莉莉只当是他第一次看到有人去世,拍着他的肩,递给他纸巾。

  “阿姨说,你来看他他很开心。他一直没让阿姨把花扔了,即使他啊啊的说不出来话,我们也看得出他很喜欢你送的花。”

  老人走的时候走的安心,那些花也奇异的随着老人的去世而凋零。

  “拜托你…不要讲了。”

  看到史蒂夫如此难过的样子,莉莉闭上了嘴,她离开这里留给史蒂夫空间。

  史蒂夫真的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如此难过,他打开老人的东西。那是一个木匣子,里面放了很多画像和信。那应该是老人年轻的时候,史蒂夫颤抖着手摸着画纸上老人的眼睛,那双眼睛,那双眼睛他绝对不会忘记。

  如同星星一样的眼睛。

  史蒂夫狠狠地咬住嘴唇,强迫着自己继续往下看,他数不清的画纸上面都是老人年轻时候的模样,睡着的,生气的,开心的,穿着睡衣的,穿着正装的,各种各样的都有,充满活力的笑容透过画纸让史蒂夫笑不出来,他连忙看那些保存完好的信。

  这个字,是他的。

  每封信的开头是亲爱的托尼,每封信的结尾皆是爱你的史蒂夫。他翻过那些画纸,背面签了两个名字,史蒂夫认得其中一个——那是他的字。另一个人的名字叫托尼·斯塔克。

  迷雾中的记忆一下子清晰了起来,史蒂夫抱起匣子就往外跑,他一直跑一直跑,他回到了家。他拿出老人死前一直紧紧攥住的手机,拨通了电话。

  那一刻,史蒂夫悲伤的大吼起来。

  未来的那个人,他已经不在了。

七号病人 3 【盾铁】

  史蒂夫自那天开始每天买一捧花放到病房后再离开。被迷雾掩藏的记忆偶尔会清晰,出现最多的是一双眼睛,如同星空一般的眼睛。那双眼睛包含很多的感情,他不懂。

  病房很压抑,空气中弥漫着呛鼻的味道,空调轰隆轰隆的响着,一切都是那么苍白。史蒂夫呆了一会儿,离开了。他漫无目的的在大街上转悠,他走到一家露天咖啡馆,咖啡馆对面是一个豪华的建筑,他坐在了正对面,看着那个大厦。周围人都是成双成对的,即使不是,那些人也知道总有人在未来等他,史蒂夫也是如此希望。

  在未来的某个地方,有一个人在等他。

  简单潦草的吃了一顿晚饭后,史蒂夫躺到了床上,之前他投的简历也有了回复,从明天开始去上班了,街道办那里的事情也辞去了。

  史蒂夫醒过来才半年多,他的主治医生告诉他他大脑受到了创伤,能清醒过来已经不错了,只是他的记忆有一些迷茫的地方,他记得自己是谁,来自哪里,记得过去种种的一切,但是他的记忆深处像是蒙了一层浓雾一样,但偶尔能看见的就是一双光彩夺目的眼睛。那双眼睛让他觉得很熟悉,熟悉到有时候史蒂夫对这看不清这种无力感抓狂。

  有了工作以后,史蒂夫漂泊不定的感觉好了很多,自然他也基本上没有时间去看那位老人。他这才发现自己已经有快有一个月没有去看那个老人了。

  史蒂夫大概是早上五点多接到的电话,医院告诉他那位老人不行了,让他来办一下手续。

  史蒂夫赶到的时候,医生护士正在抢救,说来奇怪,他的心仿佛有人在拿针扎他一样,疼得厉害,感觉这个病房里面所有人斗像是在演黑白哑剧一样,他看不到任何的色彩。

  他艰难的开口,问道:“怎么样,你们怎么不抢救了?”

  莉莉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节哀。”

  巨大的悲伤萦绕在心头,难过的让史蒂夫喘不过气来,他透过他们看到了老人的手,如同枯树一般的手,那只手紧紧的握成拳头,史蒂夫跟着莉莉走出病房。

  他去办了一系列手续后,史蒂夫拿回了老人在这里的一切东西,包括手里紧握的东西,是一个很老很老的古董手机,经过了岁月的蹉跎,手机已经变得很旧,上面还有老人的抓痕,大概是治疗时太过痛苦,留下的。

 

七号病人 2 【盾铁】

  史蒂夫最近没有什么要忙的事情,他坐在家里,又挂念起了那个七号病床的老人。他来到了病房,老人正在睡觉,阿姨看到他打了一声招呼,继续守在旁边。他也没说话,只是坐在那里看着病人。

  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在颤抖,鼻子也在莫名的发酸,他想他是不是认识眼前的这个人。可是他的记忆告诉他,没有这个人。

  毕竟,这个老人已经七十多岁了,他才二十四岁。

  “啊……啊啊。”老人发出如同枯枝断裂的声音,他这才发现老人已经醒过来了。

  “是哪里不舒服么?”

  阿姨笑着跟他讲:“他是在高兴,他看到你很高兴呢。”

  史蒂夫笑了起来,老人啊啊声一下子停止了,然后眼睛变得更加湿润,一滴眼泪流下。阿姨在低声安慰他,然后又拿出报纸来给他读报纸。

  他想到昨天莉莉跟他讲的,老人基本上没有什么意识,有时候认得人,有时候谁都不认得。他基本上仰着头看着天花板,然后到晚上啊啊大喊。他回想起这些,心里真不是个滋味儿。

  他是街道办来的,就证明了老人他是孤独的一个人活在这个世上,他去买了一捧鲜花,放在了老人的病房。

  他坐在椅子上,静静的看着老人,一直到晚上,他才回的家。

  他也不知道为何那么在意那个老人,或许他们两个人都是孤独的吧,孤独的一个人。

 

一见钟情误终生 3 【盾铁】

  托尼很黏史蒂夫,即使是在家里,处处充满史蒂夫气息的地方,还是要黏着他。

  因为托尼的缘故,史蒂夫除非必要很少出去。他早上起床站在厨房煮饭没多久,后背就传来热乎乎的感觉,他一低头看到一双手臂环绕着他的腰。

  “早上好托尼,为什么不再睡一会儿呢。”

  “不想。”

  “头还会痛么?”

  “如果不去医生那里头就不会痛。”

  史蒂夫笑了起来,除非必要就是每日托尼的记忆恢复训练,越是着急回忆起来,托尼的头就会越痛。

  史蒂夫已经练就了带着托尼也能做好饭菜的技能,他将早餐摆在了托尼面前。

  “吃吧。”

  史蒂夫很享受托尼如此黏着他,他希望托尼离不开他,他无条件的宠溺着托尼,就是有朝一日托尼想起了原来的事情,也不能做到离开他。他扬起温柔的笑容,揉了揉托尼的头。

  他们预约的时间是在10:30,现在还早,托尼坐在史蒂夫旁边看着电视,史蒂夫则拿出他的画册准备画点什么。

  “你要画什么?”

  “还不知道。”

  “那你可以画我啊,画我。”托尼一下子躺在了史蒂夫的腿上,眼睛亮晶晶的看着史蒂夫。

  “好好。”

  “把你也画进去。”托尼说道,“我想要这副画。”史蒂夫看着他的神情,他想永远保存下来。

  过了半个多小时,史蒂夫终于画好了,他将画递给托尼:“可以么?”

  “好看。”

  “那今天治疗的时候要乖乖的哦。”

  “知道了。”

  托尼在史蒂夫的腿上找了一个好位置,侧过身看着电视,史蒂夫的手放在了他的头上,没过多久,托尼伸手拉住了史蒂夫的另一只手。

  今天的治疗还算是顺利,托尼能想起一些事情。医生建议他们去托尼曾经熟悉的地方,他们从医院出来后,吃了个饭,史蒂夫和托尼来到了托尼曾就读的大学——麻省理工。

  “这里,有些熟悉。”托尼看着一个一个实验室,困惑的说道,“但是感觉我的记忆仿佛是笼罩了一层迷雾,我怎么走都走不出来。”

  史蒂夫看着他,握住了他的手:“我牵着你走出那片迷雾。”

  “谢谢你,史蒂夫。”

  他们坐在了草坪上,托尼躺在不远处,史蒂夫掏出随身带着的素描本,开始描绘托尼。

七号病人 1 【盾铁】

  莉莉是一个好女孩,她热爱她的职业,体贴她的每个病人,她熟练的给七号病床的老人换着药,从她来到这个医院实习的时候,这个老人就在了,他是一个孤寡老人,没有妻子孩子也没有父母朋友。

  她听着阿姨说昨晚老人又哭又喊的,喊着疼,也似乎喊着一个人的名字,毕竟老了又生着病说话并不清楚,如果能清楚这个,或许能帮老人找到一个送终的人。

  老人有一双大眼睛,如果年轻的时候那将会是多么夺目光彩,。现在呢?这双眼睛充满了痛苦,他在哀嚎他身上的疼痛,湿润的看着天花板,口唇干涸,偶有两声痛苦的哀嚎从嘴里逸出。

  莉莉叹了口气,推着治疗车来到了下个科室。一上午就在忙碌中度过了。此刻,她在给七号病人在换着药。

  她一回头看到了一个高大的男人站在她身后,她问道:“请问你有什么事情么?”

  来人给了她一个温和的笑容,说道:“我叫史蒂夫·罗杰斯,今天早上你们医院给我们打了电话的。”

  病床的老人,在男人介绍完自己后,啊啊的大叫起来,阿姨站在一旁安慰他。史蒂夫似乎是第一次看到有老人这样,有一些被吓到。莉莉也顾不上他,转过头也帮阿姨安抚起老人,接着换好药,示意史蒂夫一起去护士站。

  “那个老人,他没事吧。”

  “已经要到尽头了。”她严肃的看着史蒂夫,“不过他今天反应这么大,我还是头一次见,有可能是他听差了,以为是在喊他呢。”

  “他叫什么名字?”

  “托尼·罗杰斯。”

一见钟情误终生 2 【盾铁】

  他的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记不起来,他呆呆的看着眼前的房间。陌生,除了陌生还是陌生,他对自己也是一样的陌生。

  “你终于醒了啊。”磁性温柔的声音在门口响起,他看向史蒂夫,准确来说是看向史蒂夫手中端的早餐,咕噜咕噜的声音在这个安静的房间响了起来,史蒂夫笑了起来,他将早餐端给了他,看到他狼吞虎咽的样子,丝毫不怀疑自己的样子,史蒂夫笑的更温柔,但是转念一想,它是不是对每个人都这么毫无戒备之心呢。

  “你就不怕我害你么?”

  “你要想害我何必等到现在。”他摸着圆滚滚的肚子说道,“所以,你应该认识我,你知道我叫什么名字?”

  大概是睁眼后看到的第一个人,他面对着史蒂夫总是很安心,有可能是这个人也长的让人很安心。

  “你不记得了?”

  仿佛晴天霹雳一样,他有些后悔为什么昨晚没有第一时间将托尼送到医院,史蒂夫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我很抱歉,但是我这里,空空的什么都没有,若硬说要有什么,就只有刚出现的你了。”他苦笑着敲了敲自己的脑袋,道。

  史蒂夫给他介绍了一下他自己,这可真奇妙,他这是在从别人口中得知自己的一切。托尼看到史蒂夫脸色不好,原本张开的口又闭上了,安安静静的坐在床上。

  “你先好好休息吧。”

  不说还好,经过史蒂夫这么一讲,托尼的脑袋有些昏沉沉的,他躺会床上,史蒂夫贴心的为他掖好被子,转身离开。

  史蒂夫打开电脑,上面没有信息显示托尼的住址,他只得一个人来到了斯塔克工业大厦,但是他停在了门口。他要怎么讲,说你们董事长在我手里,恐怕前台小姐会叫保安把他赶出去,还是说他们老板迷路,麻烦你们去接一下。感觉还是会被保安赶出去,这可如何是好啊。

  史蒂夫头疼的徘徊在大厦门口,然后他看到一个金发的女人身后跟了一堆人风风火火的从大厦里出来,看她的神情好像有些凝重。她好像是托尼的秘书吧,叫做佩珀·波兹。

  “你好,波兹女士。”

  佩珀回头看着眼前高大的男人,确认自己不认识这个人,开口道:“有什么事么?”

  “斯塔克先生…”

  “斯塔克先生?托尼最近不想接受采访,你请回吧。”又来一个打探消息的,托尼都失踪好几天了,派出去的人没有一个把他找回来的。

  “我不是,我是说…”史蒂夫靠近佩珀小声说道,“斯塔克先生在我这里。”看到刚刚佩珀说托尼最近忙不想接受采访,他就知道这个人是知道托尼不见了,而且还不能公布于众。

  “你想干什么。”佩珀面无表情的看着史蒂夫,道。

  貌似,被认成坏人了。

  “不是不是,我不是绑架他了,我是在路边捡到他的。”史蒂夫坐在车里将事情全部给佩珀说了一遍,当然包括托尼失忆这件事情。

  “谢谢你,罗杰斯先生。”

  到了家门口,佩珀真诚的向史蒂夫道谢,史蒂夫和善的笑道,带着佩珀来到托尼休息的卧室。

  托尼是醒着的,他靠在床上,迷茫的看着周围,他喊了几声史蒂夫也没有人回答他,心里的恐惧被放大,他蜷缩在被子里面,紧闭着眼睛。

  “托尼?”史蒂夫担忧的将被子掀开,托尼一把抓住他的手,质问道:“你去哪里了,我喊了你好久?”

  大概是有了雏鸟情节吧,托尼睡醒来没见到史蒂夫心里很是不安与恐惧,他在害怕,害怕被留下,害怕一个人。史蒂夫很显然没有预料到,但他安抚的拍了拍托尼的背:“我去找你认识的人去了,你看她。”

  托尼急促的呼吸在史蒂夫安抚的动作下缓和下来,他看向门口,站了一个金发的姑娘,很是清秀漂亮,姑娘道:“托尼。”

  托尼迷茫的看着她,又看了看史蒂夫,心底升起的熟悉感被头疼一下压了下去,他抓紧史蒂夫的手,道:“头疼。”

  史蒂夫给他轻轻揉着太阳穴,他看向失落的佩珀说道:“我们需要去医院。”

  “不行,不能去医院,托尼有私人医生。”佩珀边说边开始打电话,喊私人医生过来。

  看样子,只要一努力回想,托尼就会头疼。史蒂夫看着医生诱导托尼回想,从而引发托尼的头疼,想到。

  “这个样子,我们就只能等他慢慢恢复了。”私人医生叹了口气,说道。佩珀送走医生,凝重的看着托尼。

  “托尼似乎不想离开你,请罗杰斯先生一定照顾好托尼,托尼现在的处境很不好。”

  史蒂夫知道,是因为斯坦的背叛。

  “我知道了。”史蒂夫郑重的说道,“我会好好照顾托尼的。”

  “这是我的紧急联系号码,有事情就打这个电话。”佩珀写给了史蒂夫一串电话号码,她又回卧室看了看陷入睡眠中的托尼,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