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4

离开 完结 【虫铁】

  彼得又听见有人在呼唤他,那个声音飘渺不定,他跟着那个声音,走出卧室的门,迎接他的是一个长而黑的甬道。

  心里告诉他不要走,可是他却控制不住自己的行为,他冲回卧室里面,翻箱倒柜找出了一个手电筒,他回头的时候,托尼孤寂的站在他身后,彼得的手在颤抖,他颤抖着声音:“对不起,斯塔克先生。”

  托尼只是静静的看着他义无反顾的站在门口,身形挺拔,没有一丝犹豫的走出了第一步。

  彼得踏出的第一步,心不可控制的痛了起来,灯光普及的地方,他看到小时候的自己顶着钢铁侠的头罩打开掌心面对眼前高大的机器人,他的英雄从天而降,与他一起张开掌心,留下一句,就离开了。

  他没有停留,穿过那些画面,经过一片黑暗后又出现了一些画面。

  他成为了蜘蛛侠,成为托尼的得力助手,相伴着自己喜欢的人,与他一起守护这个世界,让他十分的满足。如果,如果他可以和托尼在一起的话,接着彼得看到自己傻乎乎的捧着一大捧鲜花站在托尼面前,满脸通红结结巴巴的吐露着自己的心声后,他们的四周巨多的粉红色气球缓缓向天空上升,然后听到托尼轻声叹气,在他自己的唇上留下轻轻一吻。

  彼得留恋的伸出手,触碰着托尼的脸颊,可那些画面在他触碰时消失不见,他呆愣在那里,手还在空中拼命的挥舞着,期盼着那些画面再次出现。

  他想要把托尼温柔的那个画面保留下来。

  他不得不再往前走,彼得觉得冷的很,仿佛身处在冰窖之中,他告诉自己回头吧,回去吧,托尼还在那个原地等你,可是偏偏这个脚不可控制的一直在往前走,他来到了下一个画面。

  托尼身处在一片花海之中,那是有着阳光一样的向日葵,那是他的毕业季,彼得看着自己磕磕绊绊的走到托尼身边,这都是彼得自己亲手种上的,为的就是给托尼一个惊喜,看来托尼很喜欢。

  他将口袋中的小盒子拿了出来,单膝跪在了托尼面前:“托尼,我希望我往后余生都是你。”他打开小盒子,是一个简约的男戒,这也是彼得自己亲手做的,里面还刻了他和托尼的名字缩写。

  托尼没有答应,因为对于托尼来说,彼得还是太小了,还不太适合谈论这些事情。

  画面又消失了,他继续往前走。

  是泰坦星发生的一切和后续他们打败了灭霸的画面,他看到托尼孤零零的坐在做在一旁,旁边的他早就化作尘土,他看着托尼抓起地上的尘土,紧紧的攥在手心中,回到了地球,红着眼眶将尘土洒在了那片花海之中。之后托尼与队长回合,商讨如何打败灭霸,他们被传送回到了过去,即便他们抢占了先机,不可避免的还是牺牲了一些人,一些人里面包括了托尼。

  彼得绝望的呐喊声响彻这个隧道,托尼死了。一个戒子掉落在地上,滚滚滚的滚到了彼得面前,他反复的拿着地上的那枚戒指,却偏偏拿不起来,因为那是该死的画面,他恨恨的用手锤击着地面。那个有光亮的门就在不远处了,他选择往回走,他回头了,他不要离开了。

  “该死的,该死的,放我回去,我不走了……”

  彼得走了好久,可是前路一片黑暗,他根本看不到卧室的门口在哪里,“求你了,让我回去……托尼…托尼。”

  他一直往前走,边走边喊着托尼的名字,然后他听到了自己的声音。

  “我要托尼回来,我要托尼·斯塔克回来,求你了!”

  彼得猛然回头,他看到自己在一个偏僻的十字路口许愿,那个穿着黑色裙子的女人凭空出现,聆听着他的愿望,代价就是一旦他反悔,托尼·斯塔克这辈子都会是孤魂野鬼,而他一辈子,下辈子,无论哪辈子,他都看不到托尼。

  怪不得,怪不得托尼会说他是因为自己才来的,怪不得。眼泪顺着他的脸颊流下,都是他的错,他不该离开的,如果他不离开的话,就不是这个样子了。

  “彼得。”熟悉的嗓音在那个充满光亮的门口响起,他抬头看过去,是托尼。他张开手臂,彼得扑了过去,紧紧的抱住了他。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斯塔克先生。”他忍不住眼泪,抱着托尼哭泣,如此的撕心咧肺,“对不起……”他不知道,他除了对不起 就没有什么可以再说的了。

  “嘘,”托尼轻轻拍着他的背,安抚着,“我说了,不用对我说对不起的,彼得。”

  “你的人生才刚刚开始,我也不能由着你来,永远的把你关在这里,不让你清醒过来。去吧,回到你的那个世界。”

  “不…那里没有你了…那里没有………”

  “有的。”托尼松开彼得,指着他的心说道,“我永远在这里,彼得,在你的心里。忘记那个恶魔说的,去过你的生活,把我的一份也过的精彩。”

  他在彼得的额头上留下虔诚的一吻,便彻底松开了他,他站回彼得黑暗的身后,注视着彼得一步一步的离开。

  “不要回头,大步向前走。”

  彼得听他的话,他擦着眼泪,大步的向前走,越接近门口,彼得越觉得心里十分的不安,当他一只脚踏进那个门里的时候他忍不住回头了。

  托尼正慢慢的开始消失,他的嘴张张合合,彼得的眼泪掉的更凶,他想朝着托尼跑过去,却被一股力量拽了下去。

  十五年后。

  教堂里正在举办一场婚礼,站在神父面前的是彼得,他已经从少年到了青年,自从原来的一场意外,梅婶是这样告诉他的,他失忆了。他揭开新娘的头纱,看着新娘蜜糖一样的眼眸,心里不自觉的觉得十分熟悉,可是他的记忆里面没有一个符合这个眼睛的。

  婚礼结束,他和新娘送着来宾,他看到站在不远处拿着一束向日葵的青年,他不可控的朝他走过去,那是一双蜜糖色的眼睛,眼里全是温柔,注视着彼得,像是老友一样开口:“新婚快乐。”

  “谢谢。”彼得接过向日葵,他目不转睛的看着青年,“我们之前认识么?”

  青年笑着摇了摇头,他伸手为彼得整理有些褶皱的领带:“你幸福么?”

  “幸福。”

  “幸福就好。”青年的声音有些颤抖。

  “你叫什么名字?”

  青年笑着摇了摇头,泪水滑落出眼眶。他们沉默的对视着,青年开口:“再见了,彼得…”

  话音刚落,吹来一阵风,吹散了青年的身体。

  彼得一眨眼,泪水流了下来,明明今天是最高兴的时候,可是他却难过的要死掉了,心痛的没办法。

  新娘走过来,挽住了他的胳膊:“彼得,你怎么了,刚刚的那个人是谁呀?”

  “没事。”彼得握紧手中的向日葵,强颜欢笑道,“我也不知道那个人是谁,应该是以前的朋友……吧,我们回去吧。”

 

 

评论(8)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