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4

我是他 下 【冬叉】

  在平静的度过一段时日后,朗姆洛爆发了,他现在乱的不行,天天还要被詹姆斯问来问去的,他真的还不想面对他们之间的关系。

  朗姆洛将餐桌上的东西一扫而过,因为使了全身的力气,导致他摔在了那堆碎渣里,趁詹姆斯慌张的过程,朗姆洛偷偷的握住了一个碎片。

  因为要洗澡加上给伤口上药,詹姆斯不得不将朗姆洛的手铐解开,他去低头拿药的功夫,下一秒,朗姆洛往后退了好几步,将尖锐的碎片对准自己的脖子。

  “你在干什么?”詹姆斯的大吼吓到了朗姆洛,但他还是不动,脖子上已经隐隐约约有了血迹。

  “放我走,要不然我就死在你眼前。”

  “不可能。”詹姆斯紧皱着眉头,他紧绷这身体,仿佛随时要冲过来,朗姆洛心一狠,在大腿上狠狠地拉了一下,血很快渗出了裤子,滴在了地板上。

  “死在你眼前这句话我说到做到,给我枪,放我走。”

  詹姆斯已经双眼发红了,他将枪扔在了朗姆洛跟前,他颤抖的说:“我给你包扎一下,好不好朗姆洛,包扎完我就放你走。”

  朗姆洛迅速的捡起枪,一枪打在了詹姆斯要往前伸的腿上:“退后。”可他没听,詹姆斯依旧固执的往前走着,朗姆洛想都没想转头跳下窗户。

  他走了。詹姆斯躺到了朗姆洛那一边的床上,抱紧了朗姆洛曾经盖过的被子,他大喊着,还未走远的朗姆洛听到这嘶吼声,握紧了双拳,脚步却没有停,他拖着疲软的身体一直往前走,他脸上湿了,他伸手摸以为是下雨了,哪知是他的泪水,他耳边仿佛还能听到詹姆斯的嘶吼声,悲痛欲绝的嘶吼声。

  朗姆洛回到了安全屋,休整了差不多快半个月后,又活跃在了九头蛇里面。他是坏人,这是没办法改变的了。

  詹姆斯的腿是废了,朗姆洛给他的那一枪,他根本躲都没躲,事后也没有将子弹取出来。他告诉史蒂夫,他心都没了,这点又怎么会痛呢。

  詹姆斯一个人生活在这个安全屋里面,直到有一天他又有了精神,他想等家盖好了以后,朗姆洛就会回来了。

  他开始粉刷二楼,一天干一点,不知不觉半年都过去了。朗姆洛还是没有回来。
 

评论(1)

热度(30)

  1. 以日光的名义1874 转载了此文字
  2. 异想天开1874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