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4

【Sheriarty】女装大佬莫里亚蒂4

天河夜转:

圣诞快乐!这一年的更新大概就这样了诸君……


私设玛丽小时候在南美洲长大,毕竟我对雇佣兵的最初印象就是南美……普列托和叶是她两个养父分别的姓氏。要是你们中有谁某天在 ljj 发现一篇超级无敌 ooc 的文,里面的玛丽也有这么一个身世的话,不用犹豫那个就是我了……


当然这是不太可能的因为我更了一章就想坑掉那个坑_(:зゝ∠)_


~


“夏洛克,你还好吗?”




“我很好,我非常好,为什麽每个人都这样问我?”




雷斯垂德无奈地耸肩:“大概因为你刚刚急吼吼地让我们不要接近这儿──而且你前襟有一道唇膏印?”




探长的笑容变得促狭起来:“夏洛克,我本来应该要问你这场爆炸究竟是搞什麽鬼的,但现在我改变主意了。你从哪里搞来这个的?”




他指了指夏洛克的衣服:“相信我,普通的亲吻可不会把唇膏蹭到这个位置。”




夏洛克的表情僵在了脸上,然後他慢吞吞地抬头看着雷斯垂德,一脸严肃地发问:“你真的想知道?”




“嗯哼。”




咨询侦探露出一个恶毒的笑容,飞快地说了起来:“其实这个唇膏印是一个从小就被妈妈打扮成女孩子,所以有性别障碍的异装癖弄在我身上的。他同时还是一个跨国犯罪集团的幕後主使人,最近的巴西内乱和利比亚政变背後都有他的手笔,他今天前来就是为了给华生表演一场莎乐美,顺带嘲讽我不敢接受他的求爱,丝毫不考虑一个取向正常的人都不会想和这个性变态在一起。被我拒绝之後他就恼羞成怒,想要把我连着剧院炸上天了。”




“夏洛克!”雷斯垂德没好气地揉着眉心,“怎样,下一步你是不是要告诉我,这个打扮成女装勾引你的罪犯就是你一直在追的什麽莫里亚蒂?”




“噢,乔治,难得你聪明了一次。”




“格戈里──而且我是认真的,夏洛克,待会儿我们要给你录口供,你不能这样胡言乱语。”




“我说的都是真话,只是你们不愿意相信而已,真的。”




雷斯垂德摇摇头,碰巧这个时候有警员前来向他汇报,他於是抱歉地对夏洛克示意一下,然後和对方走开。夏洛克无聊地坐在救护车旁边,冷眼看着医护人员安慰那些被他强行赶出剧院,除了发型和脆弱的心灵,浑身上下根本没有丝毫伤处的民众,直到一个熟悉的金发身影突然闯进了封锁线:“夏洛克!”




“约翰?雷斯垂德告诉你的……”




“他把我从玛丽那里叫了出来”约翰焦急地把他上下打量了个遍,“夏洛克,究竟发生什麽了?雷斯垂德告诉我你在一个爆炸现场──”




“对,而且这个爆炸现场碰巧是你今天晚上观演的剧院”夏洛克乾巴巴地重复,“我猜我不用告诉你……”




“该死的,这又是什麽阴谋”约翰恶狠狠地捏紧拳头,“我明天丶不,我马上打电话给维吉尼亚,问清楚是谁把票给她。”




夏洛克伸手拦住了他的动作:“不用麻烦了,约翰,我知道是谁干的。”




“你知道?”约翰眼珠一转就想到了答案,随即深深皱起了眉,“你说的那个……大敌?”




“那是麦考夫”夏洛克冷淡地勾起唇,“我会比较喜欢死敌这个称呼。”




约翰花费了一秒钟安慰自己,对於一个视亲生兄长为人生大敌的人来说,拥有一个死敌也不是什麽过分的事——才怪!




“所以这个炸弹就是他对你的挑衅?”




夏洛克张了张嘴,然後又闭上嘴巴。他总不能跟华生说,炸弹是某个今天晚上化了妆穿了裙子,给你扮了一晚上莎乐美的人为了避免玩脱,事先留下的保险措施吧?




“约翰,你究竟想说什麽?”




“我只是不明白,为什麽世界上会有这种人”前军医痛苦地闭上眼睛,再次睁开的时候那里面已经只有坚毅了,“为了吸引你,他不会介意造成多少附加伤害,是吗?”




“你在责怪我。”




“不——老天!这是那个疯子的错,不是你的!”




约翰连连摆手,然後和夏洛克一起走向正等在路边的计程车:“我们先回去?你落口供了吗?”




“你不用回去和……那个女的一起?”




“不用了,玛丽知道是你出了意外,让我直接带你回家”约翰痛苦地捂额,“那本来会是我第一次在她家留宿——虽然她说不介意,但我明天一定不会好过了。”




~




约翰正在担心自己的明天的时候,现名玛丽·摩斯顿的金发女子正稳稳地举枪,对准自己客厅中的不速之客,。




“放轻松,亲爱的罗莎曼德,我们都知道你不可能伤害我。”




不请自来的黑发男子舒舒服服地躺在玛丽家的沙发中,锃亮的皮鞋架上了玻璃茶几,他的手边甚至还放着一杯红酒。玛丽低头看了看自己心脏和四肢处的红点,面无表情地垂下手枪:“鼎鼎大名的教授竟然深夜大驾光临,我可以知道是为了什麽吗?”




“你喜欢我的表演吗?”




莫里亚蒂看着玛丽先是茫然,随後变得不可置信的表情,耐心地重复了一遍:“你喜欢我的表演吗?我一直很喜欢莎乐美,特别是她的爱情与疯狂,你呢?”




玛丽知道明智的做法是不要惹怒对方,但她忍不住反讽了回去:“我相信这是本色出演。”




“无与伦比!”




她没有想到,眼前的犯罪头脑听见她的话之後,竟然用力一拍手掌,脸上是纯然孩子气的欢喜——也许并不是这麽值得惊讶,毕竟‘教授’一向以慎密无比的计划和矛盾地喜怒无常的性格闻名。她戒备地看着男子抬起头,露出假惺惺的遗憾表情:“聪明的女孩,怎麽办,爹地开始喜欢你了。”




“阿莉西亚·罗莎曼德·普列托·叶——最後的姓氏是这样念吗?”




玛丽感到自己的双手微微颤抖起来——知道A.R.G.A.的过往并不奇怪,她没有後悔过自己的选择,但她知道自己的档案应该早在约翰第一次和她约会的时候就摆在了传说中的麦考夫·福尔摩斯的办公桌上,正如犯罪界的拿破仑不可能不知道她那一段雇佣兵的过往。但那个名字丶那一段她拼命想要埋葬的回忆……




莫里亚蒂欣赏着女子眼底深处努力掩饰的愤怒丶惶恐和绝望,直到对方终於将一切情绪都重新掩埋,然後低下头:“你想从我这儿得到什麽,教授?”




“为什麽每个人都觉得我只是想从他们身上得到某种东西呢?”




莫里亚蒂站起身,在狭小的客厅来回踱步。玛丽认真思索瞬间发力制住对方,同时挟持他来阻止狙击手扣动扳机的可能性,但她最後还是忍住了这个诱惑的选项。她已经不是当初那个什麽都可以舍却的罗莎曼德了。




咨询罪犯突然凑到玛丽身前,他们之间靠得如此近,以致于玛丽甚至能看清他的眼睛在黯淡的灯光下呈现出一种剔透的琥珀褐色,而她自己的倒影就像凝结在里面,无法挣扎的一小只昆虫:“感情让人软弱,你同意吗?”




约翰。玛丽咬牙,但莫里亚蒂倒退两步,一边摇头一边啧啧出声:“不,我们的华生医生有更大的作用——亲爱的罗莎曼德,你还记得阿贾伊吗?”




“……他已经死去了,连同 A.R.G.A.的其他人。”




“不准说那个字!”




莫里亚蒂突然怒气冲冲地大吼,然後闭上眼深吸了几口气,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又恢复了方才那种纯粹而疯狂的神色。他带些责怪地看着玛丽,就好像她刚才做了什麽十恶不赦的事情:“噢,罗莎曼德,亲爱的萝丝,找到了白马王子就想抛弃过去可是很不好的事情哦。”




“就像终於逃得生天之後,就不再去追寻同伴被害死的真相,你说是吗?”




莫里亚蒂打了一个响指,客厅的电视机突然自动打开了。屏幕上显示出一间看上去格外高级的病房,脸上有着一道狰狞伤疤的印度裔男子正沉默地坐在病床上,任凭身旁的医生为他诊治。莫里亚蒂笑吟吟地看着瞬间失去所有防备的前雇佣兵,抛下了最後一根稻草:




“可惜的是其他人没能熬过去——你对亲自报复害得你们沦落如此的人有兴趣吗?亲爱的‘叶小姐’。”




玛丽深深地看着他,她知道这是一个自己没有办法逃过去的陷阱:




“请叫我摩斯顿,教授。”


-TBC-

评论

热度(34)

  1. 1874天河夜转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