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4

《您知道我想要什么》

谁家堤岸:

“大人谈论事情的时候,小孩子就应该安静的待着。”
“可是斯塔克先生,我已经是大学生了。”男孩儿眨着眼睛,应该说是多年的习惯——他辩解道,“您不能总是拿我当一个孩子。”

“啊,是吗。”伟大的钢铁侠随意点点头,“那么告诉我,帕克先生,你现在倒挂在我的工作台上面是要做什么?——可以了,星期五,剩下的待会再说。”

“向您汇报我最新的研究成果!”彼得兴奋地喋喋不休起来,抻着蜘蛛丝来回摇荡,“我将我的蛛丝毒剂改良了——凯伦告诉我可以将它们应用在战衣的哪个部位……哦对了斯塔克先生,我昨晚在学校附近的小巷子里运用了它抓到了几名偷自行车的贼——低调行事,累积经验!”

“做得不错,没把衣服上的追踪器关掉。”托尼半真半假地赞扬,“那么下次希望进步一点,中途挂断电话大概不是成年人的行为,在别人的办公室荡秋千也不。”

“情况紧急,我很抱歉,斯塔克先生。”彼得不好意思的挠头,终于肯老老实实站好,“我觉得这点小事还不需要您的帮助。”

“很好,彼得,很好。”托尼拍了拍男孩的肩膀,“记住沉稳是一个年轻人所必备的——这听起来有点像队长说的。”
“直到现在学校也会放队长的教育视频。”彼得耸肩。

这听起来有点荒谬,但他真的是这么想的——按照斯塔克先生嘱咐的低调行事,做个平民英雄,时间长了倒真的对复仇者联盟的感觉平淡了那么一点。
这大概是因为做一个蜘蛛人,哦不,蜘蛛侠,单独行动的时候才能和斯塔克先生面对面的,单独地交谈。
斯塔克先生是一个充满魅力的人,无论是作为钢铁侠,还是单单就是他。

“怎么才能成为斯塔克先生这样的人。”
“这个问题你问了好几年了。”

你就是你,你成不了钢铁侠,也做不了斯塔克,托尼斯塔克是我,懂吗?

“你要是觉得到现在还没成为我这样的人,那这些年的训练可能还不够让你成长为一个大人。”托尼这样说着,“你觉得你还欠缺什么?”

彼得陷入了思考。

帮助有困难的人,与正义为伍,这些都是他所热爱的,虽然偶尔捅些篓子——但是英雄不拘小节不是吗。
斯塔克先生的教导对他的意义非凡,对他的关心与考验是他迅速进步的基础。
那么,他还需要什么?

必须斯塔克先生的关心是足够的,虽然不像梅那样直接。
但比起梅,又少了点什么。

是那个吗?是那个吗?是那个吗?

彼得小心翼翼地看了眼悠闲坐在椅子上的斯塔克先生,嘟哝了一句:“您知道我想要什么。”

钢铁侠疑惑地挑眉:“上次你拒绝过加入联盟了,是你自己拒绝的。”
“那次不是个考验吗。”彼得道,“您说过希望我更脚踏实地一些。”
“哦,好吧。”托尼撇嘴,“别指望我替你做作业。”
“大学很少有作业,我成绩也很好。”

“好吧,我现在承认你是个优秀的成年人了,彼得。”托尼斯达克微微侧头,向他张开双臂,“足够你成为复仇者联盟的新成员——现在你可以和美国队长一起讨论一下如今的高中生教育。”

彼得迟疑了一下,小跑过去,紧紧抱住了他。
“哦,呃。”托尼愣了一下,有些手足无措,“我本意不是这个。”
“我知道。”彼得收紧了手臂。
“我以前可没这待遇。”托尼笨拙的拍着男孩儿的后背,“好吧我可以理解有理想的年轻人进入这个优秀组织的激动。”
“不全是因为这个。”彼得闷声道。
“可以了,松开我,彼得,怎么总像个孩子。”

彼得有些依依不舍地松开怀抱,就在马上要分开的时候,他忽然亲吻了钢铁侠地侧脸。

“嘿……”伟大的托尼斯塔克先生有些搞不清楚状况。
“啊,那个,大家都这样。”彼得红着脸跳开,结结巴巴地说,“您知道的,大学里的成年人,都,都兴这个!时候不早了梅婶还在家等我吃饭!再见斯塔克先生!”

男孩几乎是落荒而逃,几个空翻飞也似的跑出了斯塔克大楼。

“啧,现在的孩子真是……”托尼摸了摸被亲的位置,摇摇头,“没人告诉他们只有喜欢才能这么做吗,我年轻的时候可不随便亲女士的脸。”
“我认为佩珀小姐可不这么想。”星期五回答,“先生,还继续被打断的汇报吗?”
“先等等。”托尼弯腰拎起某个人落下的背包,“联系哈皮,把这个送过去。他大概不会想让婶婶买第N个背包了。”

评论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