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4

感觉这段话很适合旭凤和润玉

职业暴露了,感觉真是让人难过

一拜天地 5 【古代AU】

  润玉照常巡完铺子对账本,再抬头时看到旭凤站在门口呆愣愣的看着自己,不由得笑了起来:“怎么今日没等我来接你?”

  “哥哥也不看看时候了,这天儿都黑了。”旭凤指了指门外的天,确实天已经黑了下来,润玉才发觉自己已经看了一天的账本了。

  润玉偏头吩咐小厮将账本收起来,走到了旭凤面前:“是我的不是,我们回家吧。”

  旭凤喜欢润玉低头温柔的对他说我们回家吧,那温柔似春风,拂过旭凤躁动的心。便是让他平时觉得烦躁的蝉鸣声也变得悦耳起来。

  他们刚到家门口,便看到家里的丫鬟仆人一个个忙碌的,而邝露和燎原君也早早的等在了门口,邝露脸上带着止不住的喜色,她看到自家公子,连忙上前,道:“公子公子,您可回来了,我们快回院子,夫人找您有事。”对着旭凤福了福身子,便拉着茫然的润玉马不停蹄的往院子走。

  看着远去的润玉,旭凤好奇的问道:“府里是发生什么大事了么?”

  燎原君苦着个脸不知道该说还是不该说,旭凤看他这表情,脸立马拉下来道:“赶紧讲!”

  “府里来了一个与大公子有婚约的女子。”

  “这不可能,这女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旭凤顿时心里难受极了,他想着以后润玉不再属于自己一个人,他温柔说话的样子,他笑的样子,他生病卧床的样子,都不属于自己了,“我不要润玉成亲!不要!”

  旭凤转头就去了大厅。果然看到已经换了一身衣裳的润玉站在那里,与一个女孩温柔的讲着话。

  他与父母亲和一个叔叔打过招呼后,便阴着脸站到了润玉的身旁,紧紧的拽着润玉的衣袖,不讲话就直勾勾的看着那女孩。

  润玉看到旭凤,道:“这是我弟弟,旭凤。旭凤,这位小姐叫 锦觅。”

  旭凤不说话,锦觅看着旭凤这样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润玉哥哥,你弟弟可真可爱。”

  润玉还没讲什么,旭凤就冷着脸说道:“不许你叫我哥哥为哥哥。”

  “为什么,我不叫润玉哥哥的话,我叫他什么?难道叫他润玉?”

  他听着这女孩清脆的声音,一口一个润玉哥哥,就讨厌这人,还那么亲密的叫润玉,旭凤便道:“润玉也不行,这是我哥哥,我的润玉。”

  润玉和锦觅对视一眼,又笑了起来,润玉只当他小孩子心气,揉了揉他的脑袋:“好啦,人家不叫我润玉哥哥了,我就只有你这一个弟弟。”

  “哥哥就是我一个人的,谁也不能抢我的。”旭凤看了一眼锦觅,将润玉的胳膊抱紧,“你这个未婚妻也不行。”

  锦觅笑着点了点头,若有所思的看着旭凤和润玉。

  送走锦觅父女,太微找润玉谈完话,已是深夜。

  他抬眼看到旭凤站在院中,在看到他的时候,笑的眼睛都眯起来了。心一下子放松了下来。

  他们两个走在路上,披着皎洁的月色,旭凤看着润玉被月色柔化的脸庞,问道:“哥哥真的会娶那个女孩子?”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那你喜欢她么?”

   “不喜欢。”

   “不喜欢为什么要在一起。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好不好。”旭凤拉住润玉的手,润玉的手并没有那么细腻,他的手带着老茧和伤痕。

   “又在胡说八道了!”润玉敲了敲旭凤的额头,旭凤拉住他的手,认真的看着他:“我说的是真的,我喜欢你润玉。”

   “我,旭凤,喜欢你润玉。”

  润玉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他淡漠的看着旭凤:“我不是告诉过你,这件事情不可再提了么。”

  “知道。”

  “知道还敢说这些大逆不道的话!”润玉被气到,“你有没有廉耻心,旭凤,我们是亲兄弟。”

  “爱一个人有错么,难道你要我眼睁睁的看着你娶亲生子么?”

  “没错。”润玉干脆的答道,“这是第二次了,我不希望再有第三次。”

  说完,润玉便转身离开。旭凤只是看着他的身影越行越远。

 

醉云间碎碎念

  谢谢喜欢了醉云间的小天使们,尤其是还评论了我的,谢谢你们,因为我也不知道说些什么。。。所以就没有给你们回复,不好意思,只要你们喜欢就好,也谢谢你们的喜欢😜😘😘😘乱七八糟也不知道我写了个啥。

  那就祝米娜桑,晚安吧。

醉云间 完结 【古代】

  还好润玉一点就通,完全不用旭凤去教,自己在那里翻书看就好了。看着一脸安静的看书的润玉,旭凤真是觉得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他在这里站了半个小时了,润玉都没有发现。

  “润玉,润玉,润玉!”

  “怎么了?”润玉无奈的合起书,看着满脸写着不开心的旭凤,问道。

  “你都不关注我!”

  “我这不是要看书么?”润玉说道,“当了状元以后,我们就可以天天呆在一起了。”

  旭凤撇撇嘴,没有说话,躺在了润玉的腿上,将葡萄放在自己的肚子上:“我们一起看。”

  润玉就边看书边给旭凤喂着葡萄。旭凤看着润玉微红的嘴唇,咽了咽口水,声音有些哑得说道:“润玉,你低头,跟你说句话。”

  “嗯,什么?”

  润玉微微低下头,他疑惑的看着旭凤,旭凤笑了一下,微微抬头吻住了润玉的嘴唇,连嘴唇都是凉凉的,不过因为润玉爱吃桂花糕,便是嘴里也有着一股甜甜的桂花味,让旭凤在里面辗转流连。润玉瞪大了眼睛,直到旭凤放开他,润玉的脸还是绯红的,旭凤刚想开口说话,润玉就回到了湖里。

  这是他们两个第一次亲吻。

  回到寝宫,睡梦中的旭凤梦到了润玉,懵懵懂懂的润玉,刚可化为人形便被劫匪偷光了钱财,然后被一个人救了,看着润玉那个人喊他战神旭凤。旭凤看着他们情投意合,在到后面成亲,再到后来护着他来到了池边,让他藏好,等他回来接他,便是这一去再也没有回来。

  而旭凤也终于可以看见战神旭凤的脸了,与他一模一样。

  因着屠城的罪孽实在过大,作为惩罚战神旭凤每一世都在寻找润玉,可无论如何都找不到,转世次数太多了,到最后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在找什么,看着他每一世到最后都孤独终老,旭凤叹了口气,然后看到了这一世。

  原来,他百年前就已经和润玉在一起了。

  而润玉因为那句承诺等了几百年。

  旭凤从梦中醒来,他划船来到了湖中央,他没有上亭子,只是盖了一层薄被睡在了那里。

  自那日知晓了前世,旭凤更是对润玉宠溺的没办法,基本上润玉说一他不说二的那种,他想把这几百年来的陪伴都还上。

  终于,在开春的时候,虽说没得状元,但是还是得了探花。一切顺理成章,旭凤搬出了宫,去了每任太子的寝宫,再是向父王母后求赐婚,终于在五月间,他们成亲了。

  润玉穿着一身红色的婚服,衬得他十分的白皙,他带着温柔的笑意站在旭凤的旁边,看着座无虚席的婚宴。袖子下的手被旭凤紧紧的牵着,他看着十指相扣的手。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醉云间 5 【古代】

  自那日出宫,润玉便一直闷闷不乐的躲在湖底不肯出来,无论旭凤那什么引诱他,恐吓他,就是不肯出来。

  旭凤再次的叹了一口气,他的小伙伴,大将军家的儿子,燎原君看着他:“这是你今天第103次叹气了。”

  “谢谢你哦,还数的那么清楚。”旭凤白了他一眼,换了个姿势,又叹了口气。

  燎原君木着脸,放下筷子,这饭是没法吃了:“发生什么事了。”

  旭凤幽幽的看着他,燎原君不动声色的将衣领拉高了起来,他不留情面的说道:“你太丑了,放心,我看不上你,眼瞎了都看不上你。”

  “我还看不上你呢,究竟怎么了,我听你叹气连饭都吃不下去了。”

  “我认识了一个美人,是哪哪儿都好看的那种美人。”旭凤认真的跟他强调了一下润玉的美,然后又说道,“现在我觉得他又美又可爱,前几日和他出宫,有人惹他不开心了,这几日饭也不吃的,连面都不带见我的。我就担心,他本来就够瘦的了,现在又不吃不喝,我怕他下次出门被一阵风吹跑了都。”

  燎原君也认真的看着他:“她难过,你难过,她伤心,你伤心?”

  “是的。”旭凤点点头。

  “是哪家的千金倒霉的被你看上了,诶,我不是记得前几年你不是说那些大臣家的千金都丑的要死么??”燎原君简直要给被旭凤看上的人点蜡烛了。

  哪知旭凤看着他半天讲到:“那个美人是个男的。”

  要完,燎原君又把衣领拉高了些,道:“我记得有个前辈曾经讲过,让你觉得一个男人美的时候还有救,但是让你觉得一个男人可爱的时候你就没得救了。”

  “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说明你喜欢上他了呀,我的傻太子诶。”燎原君看着仿佛晴天霹雳的旭凤说道,“不过没事,咱们这里也好男风,也有先帝有过男皇后的先例。”

  “我喜欢他?”旭凤指着自己问道,声音又拔高了一些,“我真的好男风?”

  “你是否因为他难过而难过,开心而开心,是否觉得他可爱。”

  “是的。”

  “恭喜您,太子殿下,你喜欢他。”燎原君敷衍的为旭凤鼓起了掌。

  他喜欢润玉,他喜欢一条龙,旭凤一下子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喊道:“回宫,回宫。”

  “诶诶诶,不是说请我吃饭么!真是有异性没同性,呸呸呸,说错了。”燎原君看着还没结账的一大桌子的菜,顿时没了胃口,他已经被刚刚旭凤无意喂狗粮喂饱了。

  旭凤到了亭子里,敲了三下,润玉没有出现,知他是不开心,当下旭凤脱掉外袍,跳到了水里,往深处游去。

  他发现那些鲤鱼在为自己引路,他连忙跟上鲤鱼的方向游过去,胸腔里的氧气已经快被旭凤用完了,旭凤现在头晕乎乎的,却还是机械性的往深处游,迷迷糊糊之间看到了一团发白的东西,他笑了起来,他知道,他找到了润玉。

  旭凤不知睡了多久,一下子惊醒了过来,他在自己的寝宫里,连忙想穿鞋往外跑,然后他看到了坐在桌子那里静静看着自己的润玉。

  他笑了,笑起来两眼弯弯,他穿上鞋慢慢的走到润玉面前:“你可终于舍得见我了?”

  “不见你,难道要看你自己在水里憋死么?”

  听着润玉埋怨的话,旭凤依旧笑着,以往觉得润玉好看,可爱,如今知道自己喜欢他,更是觉得这世间没得什么东西能比得上此人。

  “我有一事,必须要那么急的告诉你嘛。”

  “何事?”

  旭凤温柔的注视着润玉,一字一句的说道:“我喜欢你,润玉。”

  他提前一把抓住润玉,防止润玉逃跑,看着被他突如其来的告白吓的呆愣住的润玉,他捂嘴笑了起来:“怎么呆住了?”

  润玉不可置信的看着他,问道:“你刚刚说什么?”

  旭凤有意逗他,道:“怎么呆住了?”

  “不是,不是,不是这个。”润玉的脸颊有些发红,有点不敢看旭凤。

  “你是说,我喜欢你么?”

  润玉点了点头,旭凤接着问道:“那你喜欢我么?”

  “喜欢,自是喜欢你。”

  获得润玉喜欢的旭凤自是过得如沐春风,简直好的不能再好了,没事旭凤占个润玉的便宜,摸个小手,亲个脸颊之类的,便是让润玉羞红了脸,能好几天不好意思出来见自己。

  日子不紧不慢的过着,旭凤盘算着如何才能说服自己的父皇母后同意自己娶润玉,虽说大魏国好男风,可是润玉这样凭空冒出,必定会让他父王母后多疑。

  旭凤将这件事情讲给了润玉,因为他实在想不出来什么办法,明年他就满18岁了,该是出宫娶太子妃的时候了。他一定要在此之前安排好。

  “嗯…我可以考个状元呀,文状元如何?”润玉给躺在自己腿上的旭凤喂着葡萄,问道,“这样我就不算凭空冒出来的了。”

  “能行么?”

  “不要小看我,我可是活了百年呢!”

  然而,润玉被现实打脸了,旭凤拿了前几年的考题,给润玉做,润玉他一个都没做出来,气的他扔下笔,缩在了湖里,不肯出来。

  “你还笑我!!!”润玉羞愤的声音响了起来,他在湖底都能听到旭凤笑他的声音。

  “我的错我的错,我忘记你呆在湖底百年都没出来。”

  “就是你的错,就是你的错,还笑我还笑我。”润玉不依不挠的说道。天空也因此开始打雷闪电,隐隐有要下暴雨的趋势。湖里的鲤鱼也纷纷跳出水面,朝旭凤吐水。

  “不笑了,不笑了。”润玉真是超可爱,旭凤傻傻的想。

  “我不信。”

  “那你上来看看我呀,你不看我你怎么知道我在笑你呀!”旭凤笑着说道,润玉一出水,看到旭凤笑的恨不得把嘴巴子咧到耳后根去,气的他化为原形,喷了旭凤一脸的水,大叫道:“你这个骗子,骗子!”

  这下好了,无论旭凤怎么叫,润玉都不肯出来,旭凤只得无奈的回了寝宫。

  第二日,旭凤就为润玉制订了学习计划,开始教导他学习。

 

 

醉云间 4 【古代】

  旭凤一大早请完安后,拿着出宫的令牌来到了亭子,敲了三下,润玉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带着他准备上船,润玉拽住了他:“我,我有点紧张。”

  “别怕,有我呢。”旭凤一手拉住他的胳膊,一手握住润玉的腰,好细的腰,旭凤没忍住多摸了两把,做完以后臊的自己脸红了起来,他看向润玉,索性润玉还在为去玩紧张,没有发现,旭凤松了口气。

  出御花园的时候,润玉施了法,让人都觉得他是在这皇宫的,不是凭空出现的。

  两个人来到了街上,旭凤带的侍卫隐藏在人群之中,润玉百年来第一次看到这么多人,紧张的同手同脚跟着旭凤走,旭凤的手无意碰到了润玉才发现他紧张的顺拐了,顿时觉得润玉可爱的让人没办法,他轻轻拍了拍润玉的手,将他冰凉的手握在了自己的手里,道:“别紧张。”

  “那个红红的是什么?”润玉看着街上的小孩子都拿着一串红红的东西吃着,脸上洋溢着开心的笑容,“吃这个会很开心么?”

  “为什么你不尝一下?”旭凤带着润玉到了卖糖葫芦的地方,等旭凤买完糖葫芦转头时,才发现站在他一旁的润玉不见了踪影,四处看了一下,发现润玉皱着眉看着话本儿,旭凤提着的心放了下来,下一秒他发现自己放心放的太早了,润玉生气的撕了那个话本,还把人家的摊子砸了。

  “怎么了,怎么了?”

  “这个话本写的是假的,这个摊子也不对,战神才不是这里面写的不忠不义的人。”润玉气的两眼发红,浑身颤抖着,若不是旭凤拦着,润玉还要冲上前去把摊主暴打一顿。

  摊主好好的做着生意,这个如画里走出来的公子,撕了他的话本不说,还把他的摊子砸了:“他就是不忠不义,他背叛他的国家,背叛一直信任他的人民,他的君主,整座城都因为他被屠城了,一个活口都没留。”

  “你胡说,你胡说八道,看我不打死你。”

  旭凤暗示侍卫将银子给了摊主,冷冷的看了一眼摊主道:“你可以闭嘴了。”

  旭凤带着润玉坐在了酒楼的包间里,他看着低头一直沉默不语的润玉,柔声道:“这是怎么了?”

  旭凤自是知道那战神,他因着此人与他同名,便是多注意了一下,也是知道此人的事情的。

  “他才不是不忠不义呢!他是这世间最好的人,最好的人。”润玉红着眼睛看着旭凤,“他落得这骂名,想来也是因为我。”

  润玉说,当时战神所属的小国家,因有战神,并未受到当时的大国骚扰。后来大国放出流言说是战神有一个宝贝,只要交出这个宝贝便可不再攻打他们国家。因战神不肯,大国开始攻打他们国家,又再次放出流言,弄得战神腹背受敌,前有敌人,后有国家君主人民相逼,战神知道这是敌人的阴谋,可是被战事折磨太久的君主和人民却不想再有战争,只要交出这个宝贝,就万事大吉了,他们以战神的家人要挟上上下下将近二百来人,连家里养的狗都未放过,全部死了,血将那池子都染红了。

  到最后,大国当着战神的面让他投降归降与他们国家,战神不肯,便当着战神的面屠了整个国家的人,那些人死前都还在咒骂着战神。

  润玉便是那宝贝,那池子便是战神让润玉藏身的地方。

  旭凤心疼的抱住了他,想他百年前被众人相逼,战神以一己之力护住他,换来他死后一身骂名,旭凤也不知这其中有这版曲折的故事,如今想来,众人也只知晓那国没留一个活口全因战神,可有谁知道,战神在前线抗敌,他守护的人民与君主却逼死了他的家人们,也是让人唏嘘。

  那段记忆的后面太过痛苦,润玉只愿记得前面快乐的日子,他化为人形与战神日夜相伴的故事,后面的记忆也就只有在润玉熟睡时偶尔梦起,梦到战神擦拭着他沾满污血的脸庞,对他温柔的说着:你到水里等我,等我来找你。

  他进了那被染红的池子,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一头扎进了水里,他就一直等,百年就这么过去了。

  如今伤疤再次撕开,不再是一人时那般疼,他看着温柔为他布菜的人,他回来了。
 

 

 
 

醉云间 3 【古代】

  闲来无事的旭凤总是来到湖边投喂润玉,得知润玉竟有百年未吃过人间的食物,不由得吃惊。

  “你真的一直呆在湖底没有出来过?”

  旭凤的声音有些大了,润玉去拿糕点的手抖了抖,旭凤连忙放软了声音,道:“那你平常吃些什么?”

  “不吃什么。”润玉小口地吃着糕点,他回想了一下百年来的生活,刚开始总有鲤鱼会叼着鱼饵,饼干屑之类的来到他面前献殷勤,当年懵懵懂懂,尝了一口,吐的稀里哗啦的,当时这里下了一个月的大雨,吓的那群鲤鱼再也没有给他叼过食物,然后鲤鱼们一代传一代,一代传一代,到如今也再没有鱼们给他食物,他自是也不敢吃这些,直到遇见了旭凤。

  他第一次尝到酒是什么味道,也第一次知道有这么好吃的桂花糕。

  旭凤心疼的将他手边的碟子放到润玉的面前:“这还有好多好吃的糕点,明日你想吃些什么,我给你带。”

  润玉歪着头,认真的想着,索性旭凤撑着下巴仔细的打量着润玉,便是多年来太傅传授的知识也无半点词汇能形容润玉,这样的一个人,旭凤愿意将世间的珍宝全部送给他,只为博得润玉一笑。不过,看来美人比较喜欢美食。

  “想好了么?”

  润玉犹豫了半天,道:“想不出来吃什么,你若是喜欢什么便给我吃就好了。”

  “那好。”旭凤答道,“润玉是一直呆在这湖里么,有没有出去过?”

  “没有,他让我躲在湖里不要出来,到时候回来接我。”润玉想到这个,便没有了食欲,将糕点掰碎,一点点喂给湖里的鲤鱼,“这一等便是百年。”

  看着润玉落寞的样子,旭凤恨不得扇自己两个大耳巴子,自己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既是心疼润玉乖乖的呆在这湖里百年,直到自己醉酒后无意之举,才将他引了出来,又是恨那个将润玉抛弃在这里的人。

  “无需为我难过,我已经习惯了。”润玉看着自责的旭凤,浅浅的笑了起来。

  “等过几日,我闲了,便带你出宫看看。”旭凤挑了一些有趣的事情,为润玉讲着,逗的润玉大笑不止。

  自上次见面后,旭凤便是忙的脚不沾地,他的三餐又专门备一份送到了湖中央的亭子里。

  今日又是。润玉突然觉得以往甜美的桂花糕的味道变得苦涩起来,茶水变得难以下咽,而那些米饭,菜更是让润玉吃不下,他吃了两口,便是放在那里,回到了水里。

  日后送过来的菜和糕点再没有动过。润玉化为真身,盘在湖底,看着在自己身边游来游去的鲤鱼,润玉吹了个泡泡将鲤鱼裹了进去,看着其他鲤鱼稀奇的模样,润玉就又将泡泡戳破,来来回回陪鲤鱼们玩了一下午。

  不知不觉日落西山,旭凤总算把自个儿父王交代的事情做完了,得知亭子里的饭菜有些日子没动过了,旭凤只得转了个弯来到了御花园,划船去湖中央的亭子,行驶间,旭凤看到总有鲤鱼跳出水面,到了。

  旭凤看着晚饭一口没动,便敲了三下龙鳞,一条白龙缠住了亭子,脑袋正对着旭凤,旭凤看着他:“为何不吃饭?”

  “你为何不来看我!”

  两个人竟然异口同声的质问着彼此,旭凤被问得发愣,润玉难过的看着旭凤,他也不知为何,因这人起的百年来的孤独都忍受下来了,偏偏这人陪了他几日后,不曾来看他,他竟觉得这孤独是这样难以忍受。

  “对不起,这几日十分的忙。”旭凤愧疚的抬手想去摸润玉的脑袋,润玉将头往后缩,“我差人送了一封信过来,你没看么?”

  润玉不吱声了,旭凤连着两日没来的时候,他确实看到有一封信放在了桌子上,他因为埋怨旭凤不来找他玩,生气没有去看信。

  “不管不管,既然要忙,你起码也要我讲一声才对。”

  知他肯定是没看信,旭凤宠溺的笑了起来,因为理亏,旭凤终于得偿所愿的摸到了龙的脑袋。

  “等过几日,我带你出宫去玩。”

  “嗯。”
 
 

碎碎念

可惜没如果,这首歌莫名的适合盾铁,虫铁,EM😭😭😭,有没有太太可以剪一下。

醉云间 2 【古代】

  知道湖里住了一个龙,而那个龙还是个大美人,旭凤便是每日夜晚必定会去那里报到。连去了好几天,那条龙也没有出来理会他,他有些郁闷的站在御花园门口,好像前几次都是被酒引出来的,他吩咐奴才在亭子里备了几壶酒,悠然自得的坐在了亭子里。

  看着将酒和糕点摆上来之后,旭凤摆了摆手,让他们退下。

  “你出不出来,不出来的话,我倒酒了哦!”旭凤端起一个酒壶,作势要倒下去,“我数三声。”

  “三。”

  “二。”

  一还没落下,一只冰凉的手握住了他,旭凤低头,便看到了温柔的眼眸,来人挂着浅浅的微笑,让人如沐春风。

  “你可不要忘我这里面乱倒东西了,太子殿下。”

  “美人知道我?”

  他只是笑了笑,坐到了旭凤的对面,旭凤连忙坐好:“这不是我前几次来,你都不肯出来么,我就想到了这个法子。”

  “你叫什么名字?”旭凤眼巴巴的看着他。

  “润玉。”

  果然,人好看,名字也好看,不过醉酒以后更可爱一些,现在润玉如同谦谦君子一般。

  旭凤给他拿起旁边的茶壶倒了一杯茶:“你可真好看。”

  百年来也没有人如此直白的夸过自己,润玉假借喝茶掩盖自己的尴尬,道:“不知太子殿下找润玉有何事?”

  “自是喜欢你才要找你呀。”旭凤眨了眨眼睛,“不过,话说回来,你怎么会在皇宫里面?”

  “原有一个人,他喊我在这里等他。”润玉说完这句话后,意味深长的看着他,旭凤被润玉这般看着,竟生出了些许心虚。

   润玉看着他,又笑了起来,旭凤松了口气,连忙将装有糕点的盘子放在润玉的面前。

  “这糕点可好吃了,你尝尝。”

  润玉尝了几口,觉得还不错,又多吃了几个,他看到了放在旁边酒壶,问道:“这是什么?”
 
  “酒。”

  “就是你上次往我家里倒的东西?”听着润玉带有怒气的声音,旭凤讪笑几下:“前几次我都是无意之举,无意之举。”

  润玉想到前几次自己尝了几口便是觉得口里火辣辣的,头晕,全身发软的化为原形,在家里躺了好几天。便顿时觉得这人又可恶极了,瞪了他一眼,转身回了水里。

  旭凤还没反应过来这么回事,人就走了他朝着诺大湖喊道:“润玉……润玉,我下次该怎么找你呀,你若是…你若是不回答我,下次我还往里面倒酒!”

  不出一会儿,一只鲤鱼从水里冒了出来,哗啦啦吐了旭凤一脸的水,一片银色的龙鳞也砸到了旭凤的脸上,他连忙拿手接住,润玉温润的声音带着些埋怨响了起来:“这是我的龙鳞给你了,来到湖边敲三下我自会出现,你可不准再往这里面倒什么酒了!”

  “好的。”旭凤欣喜的拿着这片如同指甲盖大小的龙鳞,月光下泛着温润的白光,旭凤敲了三下,润玉从水里冒了出来,怒瞪着他:“你干嘛!”

  “我只是试试灵不灵。”旭凤讨好的冲润玉笑着,润玉冷哼,翻身没入了水里。旭凤看着湖面回归平静,他又敲了三下,润玉又从水里出来了,他带着怒气的看着旭凤,旭凤大着胆子,伸手摸了摸润玉的脸颊,喃喃自语:“原来不是在做梦啊!”

  润玉被傻傻的旭凤逗笑了,道:“这不是做梦,你不要再敲了。”

  “好的好的。”旭凤恋恋不舍的收回手,美人的豆腐果然好吃诶。

  看到润玉离开,旭凤又手痒痒的了龙鳞,这回润玉没有出现了,湖里面大大小小的鲤鱼纷纷跳出水面吐了旭凤满脸的水,让旭凤浑身上下湿的不成样子,他无奈的摸了把脸,抬眼看过去,鲤鱼后面是润玉,他抱着手看着狼狈的自己笑的十分开心,旭凤也跟着他笑了起来。

  润玉看着笑得灿烂的旭凤,低骂了一声呆子,便呆着所有鲤鱼回到了水里。

  直到回到寝宫,旭凤都是开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