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4

故人归 3 【羡澄】

忘羡友情向,不走剧情,只走追回媳妇,喜当爹的沙雕剧情。更新全靠班定。


主羡澄,羡澄,羡澄。


文章可能会包含忘曦,聂瑶,凌仪。


不喜勿入。


虽然之前还说着不回去,但是现在魏婴可谓是归心似箭。


等到晚上蓝望舒来喊他吃饭的时候,房里已空无一人。他心道这个魏婴说风就是雨的,这么快就走了。


“爹,父亲,魏叔叔已经走了。”


蓝涣正在为他们摆放碗筷,他点了点头示意蓝望舒坐到身旁来,蓝望舒有些发愁的想到:“可我没告诉他魏辰那个性子,见到他会直接拿剑劈过去的。”


魏辰那性子也不知随了谁,平日里就面若冷霜,若是谁惹了他便是一剑过去。而且他与魏婴又长的十分的相像。


蓝湛的手顿了顿,若是依着魏辰平日的性子,可能真的会一剑劈过去,蓝涣说道:“若是担心他,我们过几日去看一下。”


“现在先吃饭。”


蓝望舒是担心对了,因为当魏婴被带到魏辰面前的时候,下一刻魏辰拔剑相向。


魏婴一脸懵然的抱头乱窜,他又不敢还招,深怕伤到魏辰,再就是两人还未相认,若是还了招肯定会惹江澄生气。


看到魏婴躲闪的十分快速,魏辰脸色更冷,旁边的门生也不敢拦,也茫然着为什么少主会拔剑相向,毕竟魏婴进来一句都未讲。


“诶诶诶,别追我了,别追我了。”魏婴被追的没办法,从正厅熟门熟路的跑进了后院,脚底跟抹了油一样要窜进一间屋子。


魏辰看着他推门的动作,厉声呵斥道:“滚出来,不准进这件屋子。”那间屋子对魏辰他们来说是禁地,那里只有江澄才能进去。情急之下,动作快了许多,拉扯住了魏婴的衣袖,两个人推推搡搡,一下子破门跌了进去。


魏婴后脑勺狠狠地磕在地上,发出一记闷声,让他止不住的犯晕,身上还压着一个十三岁的少年。


他拍了拍魏辰的背,强忍着恶心,关心说道:“没事吧,有没有磕到?”


魏辰呆愣愣的看着他,摇了摇头,魏婴松了口气:“那还不起来,我说你这小子,脾气怎么这么坏,见着我就拿剑劈我。”他说着,揉着后脑勺站起来,抬眼看过去,当场呆滞住,话也说不出来的看着前方。


这个屋子挂满了画,多是属于魏婴的,睡觉的时候,生气的时候,校场上练剑的时候,认真看书的时候,都是他,意气风发的他。透过那一幅幅画卷,魏婴仿佛看到了曾经的自己,也仿佛看到烛火下作画的江澄。


他在一副画卷前停下了脚步,画卷上画着九人。


江枫眠,虞紫鸢,江厌离,金子轩,金凌,江澄,魏辰,江思婴以及…他。


他们围坐在桌子前,热热闹闹的,旁边几笔点缀是中元。


至此这一幅。


魏婴觉得疼,哪里都疼,疼得他想立马见到江澄,紧紧抱住他。他不敢想象江澄这些年究竟是怎么熬过来的。他捏紧心口的衣服,一手撑在桌上低头颤声问道:“你知道?”


魏辰已经红了眼眶,点了点头,拖着哭腔和委屈说道:“你去哪里了…为什么要把爹爹,我和妹妹丢下…”


面对少年的质问,魏婴只有沉默,他看着那些画。


江澄一直在等他回来。


他侧过头看着站在一旁的魏辰,他伸出手想要去触碰魏辰,魏辰却微微后退半步躲开了魏婴的手,他倔强的看着魏婴:“我还没有原谅你。”


“爹爹也没有,妹妹也没有。”


故人归 2 【羡澄】

忘羡友情向,不走剧情,只走追回媳妇,喜当爹的沙雕剧情。更新全靠班定。


主羡澄,羡澄,羡澄。


文章可能会包含忘曦,聂瑶,凌仪。


不喜勿入。


十三年,什么都变了也什么都没变。


江澄还是江澄。


青年失魂落魄的走在大街上,对被他撞到的人的谩骂充耳不闻。耳畔一直萦绕着刚刚听到的声音,江澄身旁的少年唤他爹爹。


爹爹?


江澄他成亲了。


那么他从无间回来还有什么意义,已经没有人等他了。


他回来迟了。


他就一直走,一直走,他如今已经失去了方向,也不知道他该去往何方。最终多日以来的疲倦压垮了他,晕倒在了树下。


而后他在一个熟悉的地方醒过来。


“魏婴,好久不见。”


他抬眼看过去,是昔日同窗旧友,他开口:“好久不见,蓝湛。”


是的,魏婴回来了。那个十三年前被万鬼吞噬的魏婴回来了。


蓝湛本身话不多,而魏婴眼下也不想开口。便是两个人杵在这里,一句话也没有讲。


静默被门的吱呀声打断,一个小脑袋探了进来,是一个少年,他喊道:“爹。”


蓝湛点了点头,少年眉开眼笑的推门进来,粘在了蓝湛身边,魏婴瞠目结舌的看着蓝湛,再看看一旁与他八分像的少年,道:“这,这是你儿子??你成亲了??”


江澄成亲了,蓝湛成亲了,这十三年究竟发生了什么??


蓝湛点点头,道:“这十三年发生了很多事情。”


魏婴听闻,苦笑起来,道:“看来我错过了很多事情。”


蓝湛拍了拍少年的背,少年挺直了背,他说道:“蓝望舒,魏婴。”


“魏叔叔。”


魏婴笑了起来,头一次被人喊叔叔的感觉真是十分奇特,尤其是这个人与蓝湛十分相像,总有一种蓝湛在喊他的样子。虽是与蓝湛相似,可是性子倒是不像,天生一副笑脸。


蓝湛由着蓝望舒给魏婴讲着这十三年发生的事情,从四大家开始说到民间八卦,蓝望舒娓娓道来。


倒是没看出来这小子这么话唠以及八卦,稀了奇了,他爹可没有这么多话。


他从蓝望舒口中得知了江澄已有两个孩子,为龙凤胎。看来那天他只见到一个。


那日他回到人间,便马不停蹄的赶回了云梦。在街上不远处看到了江澄,刚想上去打招呼时,一个少年从他身边擦肩而过,去了江澄的身边,看着那个少年开口喊了一声爹爹。


当下只觉得五雷轰顶,他浑浑噩噩的逃离了人群,走在路上最后被蓝湛他们救了回来。


说了一会儿话,蓝望舒被门生叫走,蓝湛说道:“你不回云梦?”


“他已经成亲生子了。”蓝湛是唯一知道魏婴喜欢江澄的人。


“我给你看两幅画。”蓝湛说道,起身离开去书房取画。


回来时看到了站在回廊的蓝涣,眼睛亮了几分,凑到蓝涣身旁,蓝涣浅浅的笑了起来:“魏婴可是醒了。”


蓝湛点了点头。


“难得你那么高兴,赶紧去吧。”蓝涣注意到蓝湛手里拿着的画卷,说道,“我去看看望舒。”他捏了捏一直抓着不放的手,随后转身离开。


回到房中的蓝湛将画卷递给了魏婴,示意他打开来看。


魏婴古怪的接过画卷,随意的打开了其中一个,只看拿着画卷的手劲儿大的泛白,微微颤抖着,他将这幅画放下,急忙打开剩下的那副,双目赤红的呆愣在了那里。


他狂喜的看向蓝湛,想从他口中得到一句肯定,又不舍得将视线放回了画卷上。


画卷上是一位少年,穿着一身紫衣箭袖轻袍,腰间别着九瓣莲清心铃,面若清俊,眉头轻蹙,一双桃花眼未带笑意,嘴角微微勾起,下巴微抬一副高傲的模样。那神情与江澄一模一样,可容貌却与魏婴十分相似,尤其是那双桃花眼,与魏婴如出一辙。画卷的右下角用着娟秀小字写着:魏辰。


另一幅画卷上是一位少女,与少年面容相似,那双眼眸却是波光粼粼的杏目,倒是像江澄多一些,可还是眉宇之间与魏婴也有些相像。这边右下角也同样写着:江思婴。


“这…这…”


“应该是你的孩子。”


我的…我的孩子。突然一种奇妙的感觉蔓延他全身,他看着画卷上的少年少女,那是与他血脉交融的亲人,他孤身了那么久。


“我的孩子。”魏婴抬头,不敢置信的向蓝湛确认,蓝湛点了点头,魏婴又低下头手指流连在画卷上,“我的孩子,我的孩子。”


“魏辰,江思婴。”


“我要回云梦。”魏婴坚定的说道,“我要回去。”


究竟为什么要重新给我排班啊啊啊


真相是真,从某种角度真的很合适羡澄。

Monsters 1 【毒埃】

“埃迪。”


“有我在,我不会让你死的。”


“我想我有点喜欢你。”




“好好活下去,埃迪。”


埃迪猛然从床上惊醒,耳边似乎还萦绕着低沉的声音。


“寄生虫。”


无人回应。


他的肩膀耷拉下来,沧桑了许多,埃迪看着空旷的卧室,低声呢喃。


“毒液。”


无人回应。


寂静的卧室里只剩下被风吹的簌簌作响的窗帘和他不太平稳的呼吸声。


第二天埃迪与安妮见面,坐在安妮家门口的台阶上。他的手里拿着报纸,上面刊登的是他写的文章。


他们聊了一会儿文章后,安妮说道:“关于他的事,我很抱歉。”


埃迪没说话,只是低头摆弄着报纸的一角。


“实际上,实际上当时的那个吻,是毒液想给你的。”


毒液,这个名字埃迪有多久没有在他们之间提起了,如今听到这个名字,他还是不能释怀。


他想给的,他想给的就要必须全盘接受么?


那个吻是,最后爆炸时护着他的也是,从开始到结束他就从来没有问过他的意见。


看着低头沉默不语的埃迪,安妮叹了口气,道:“我们总是要向前看,既然出来了,我和丹陪你去散散心好么?”


“埃迪?”


“不,不用了,实际上我自己一个人可以。”埃迪从台阶上起来,将报纸递给安妮道,“谢谢你,安妮。”


埃迪没有回头,离去后进了一家餐馆,顶着众人惊讶的目光埃迪提了一大包的饭菜回了公寓。等打开冰箱时,整个人愣在了那里。


冰箱已经被他堆满了食物,各式各样的。


“你可真是个混蛋。”


他吃着刚刚拿出来不太新鲜的食物,新买的已经被他整整齐齐地放进了冰箱。


突然传来震耳欲聋的敲门声,埃迪大喊一声:“别敲,来了。”


敲门声还在继续,埃迪放在门把上的手停顿半秒,如今生命基金会被摧毁,毒液消失(是消失,埃迪不允许任何人说毒液可能已经死亡),还会有谁来找他麻烦呢,他打开房门。


下一秒他被拥入怀中,那个人很高大,全身黑色流体,那人挑起埃迪的下巴,俯身吻了下去。黑色液体慢慢从那人身上转移到了埃迪身上,最后消失不见,那人也慢慢露出了本来样貌。


埃迪被吻得七荤八素,与恢复样貌的那人干瞪着眼,他松开那个人,在那个人不可置信的眼神下退后一步,将门关上。


第二个吻。


埃迪并没有十分的惊喜,他冷静的坐在凳子上,一言不发。直到一个低沉的男声开口道:“埃迪,我回来了。”


埃迪没有理他。


“埃迪,埃迪…”男声听起来十分的委屈和不惑,“你不欢迎我回来么,你不是一直期盼着我回来么?”


埃迪深吸一口气,道:“你先把你的头伸出来。”


从埃迪的左侧伸出来一个黑色的脑袋,正是刚刚在外面吻他的模样,他看着这熟悉的面孔,这么久以来的怒火与恐惧终于可以发泄出来。


“埃迪,你很生气,为什么?”


“它来告诉你为什么!”埃迪左右手就是一拳打到他脸上,毒液吃痛的大叫起来,随后他发现埃迪的情绪十分不稳,双目赤红的看着他。


“你说走就走,说留就留,从来没有考虑过我,我要你当时保护我了么,我要了么??”埃迪的双手忍不住颤抖,“你的喜欢就是要把我一个人留在这里么?”


毒液幻化出手,安抚的拍着埃迪的背,他直视着埃迪的双眸,道:“我想要保护你,埃迪。”


“只要你不死,我就不会死,哪怕我身负重伤,又或是流浪在外我都会回到你的身边。”


埃迪紧紧抱住他,道:“别离开我,毒液。就算是死亡也要带着我一起。”


“还有,欢迎回来。”


他在毒液的嘴角留下一吻,看着他说道:“我也有点喜欢你了。”










今天看了电影,毒液真的是男友力爆表。这对真好磕,好磕到爆!!!!


埃迪:我可能会死在这里。


毒液:有我在,我不会让你死的。


天哪,为什么毒液这么苏,这么苏!!!!!!!!


今晚去看毒液✌

故人归 1 【羡澄】

忘羡友情向,不走剧情,只走追回媳妇,喜当爹的沙雕剧情。更新全靠班定。


主羡澄,羡澄,羡澄。


文章可能会包含忘曦,聂瑶,凌仪。


不喜勿入。




“爹啊!哥哥太讨厌了,他又笑话我。”


身穿紫裳的女童,在回廊里跌跌撞撞边跑边哭诉着,等到了正厅,那圆圆的杏目已经充满泪水,将落未落,扑到了站在客厅的男人怀里。


男人无奈的摸了摸女童的头,道:“你哥哥他又怎么欺负你了?”


女童还未开口,正厅又来了一个男童,急声道:“爹,你别听她在那里瞎说,我哪里有笑话你。”


“你就有,你就有。”女童软糯的声音拖着哭腔,眼眶发红十分委屈的抬头看向男人,“爹,哥哥他笑我,笑我胖。”


女童面容充满稚气,带着婴儿肥,湿漉漉的杏目眼巴巴的盯着男人,那副可怜兮兮的模样,让男人一阵心软,随即皱着眉看向了站在一侧的男童。


“你是怎么当哥哥的,跟你讲过多少次了,不许那样说你妹妹,当耳旁风是不是。”


他就知道他妹妹只要撒撒娇,掉掉眼泪,无理的事情都能变成她有理。


“去,给我抄书。”


男童有些不满的嘟囔道: “爹你不是教我做人不能说谎么,妹妹她刚刚问我她有没有变瘦,我就实话实说了呀。”


“难道妹妹不胖么,整个人圆圆的,哪有女孩子像她一样。”


女童眼眶中的泪水终于流了下来,她瘪着嘴,大声嚷嚷:“哪有你这样当哥哥的,一点…呜呜…一点也不心疼我…”


“我只是说了实话呀。”男童看着越哭越凶的少女,淡然说道。


女童哭的更凶,边哭嘴里叽里咕噜说了一大串男人和男童听不懂的话。


看着自家儿子还要火上浇油,男人呵斥道:“魏辰。”


魏辰住了口,一脸闷闷不乐的站在一旁,男人蹲下来,温柔的擦着女童脸上的泪水,轻声哄着。


小孩子嘛,气来的快去的也快,男人哄着哄着,女童便有些困倦的趴在了男人的肩头上,软软的说道:“爹爹我困了。”


“睡吧。”男人将女童抱了起来,走到了魏辰身边,将他的小手包裹在了自己的手心之中。


门外站了一个男童,眉间一点红砂,朝着男人伸出了手,喊道:“舅舅。”


“你们三个呀。”男人有些头疼的说道,“魏辰把哥哥的手牵着。”


魏辰伸出手握住男童的手,四人慢悠悠的走向卧房。


将剩下两个小孩哄睡着后,男人走出房门,站在院中看着对面紧闭的房门,耳畔似是传来熟悉的声音,他低下了头,摩沙着腕间的红绳。


微风阵阵,吹落了枝头上的落叶,悠悠转转落在了他的肩头。


人生能有多少个六年…


生命之可贵,生命之脆弱


今天忙成狗比,简直要怀疑人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