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4

人怎么可以这么坏。

我一直觉得黑子的篮球里面他们几个都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除了头发身高肤色不像以外,真的很像啊。

故人 【盾铁】

  下雪了,这个雪纷纷扬扬的落在行人的头上,肩膀上,鼻尖上。史蒂夫带着浅浅绿色的洋桔梗例行每年的今天去一个地方,一个墓碑,刻着一个名字,托尼·斯塔克。

  “今年下大雪了,托尼。”他蹲在那里,伸出手清扫着墓碑上的白雪,他看着面色温柔的笑了起来。

  【“这个大雪,快进来。”

  他们才结束庆功宴,一场暴雪也突然降临在他们回家的路上,他拉着托尼一路跑回了家,谁让他们是准备散步回去的呢,到家他急急忙忙先把托尼推了进去,自己挡住风雪再进来,他低头细心温柔的拍着托尼身上的雪,抬头看到了托尼蜜糖一样的眼眸,只注视他一个人的眼眸,他忍不住吻上了托尼的嘴唇,嘴唇是冰凉的,他决定用行动让托尼的嘴巴温热起来。】

“最近联盟里面的新英雄打跑了几波想要来侵占地球的人,你放心,我们把世界照顾的很好,世界也把我们照顾的很好,事实上,还有老友陪伴已经是没有遗憾了。”史蒂夫索性坐下靠着墓碑讲起话来,他说着拿雪捏了几个小雪人摆在墓碑上面,看着煞是可爱。

  “我去看了艾米莉,佩珀将她照顾的很好,我每天都有跟着她,保护她的,所以你就放心吧。哦对了,我给你带了她的毕业照片,她已经大学毕业了,她真的很优秀,不愧是你的后代,我真的很为她骄傲。”史蒂夫从怀里掏出两张照片,“我有些私心,带了一张自己的照片,我老了,托尼。我看起来不再像是二三十岁的人了,我想让你看看我老了的样子,也算是一起白头偕老了吧。”史蒂夫又将自己说的笑了起来,他仿佛看到了拿着照片一脸嫌弃的托尼一样。

  “哦还有,你不要嫌弃我啦,毕竟人老了嘛,总是忘记事情,艾米莉谈恋爱了,你肯定会说我老古板,因为你年轻的时候有着数不尽的风流债,但是呢这一点艾米莉和你不一样,她很专一呢,也很勇敢,都已经领了结婚证了,她跟佩珀说的时候没把佩珀气死,这倒是有一些你的风格。”

  【“我和史蒂夫在一起了。”

  也就是复仇者联盟日常聚在一起吃早饭的时候,托尼在餐桌上冷不丁的冒出这么一句话,他当然没什么异议,因为他恨不得昭告全天下托尼是他史蒂夫的人。

  所有人齐刷刷的盯着他们两个,史蒂夫清了清嗓子,拉起托尼的手露出那对男戒道:“我们已经在一起了。”

  “那我们该说,恭喜?”幻视默默的开口,所有人又把视线聚集到他的身上,幻视一脸诚恳的说道,“恭喜,托尼,队长。”

  克林特道:“新婚快乐?”

  娜塔莎无奈的说道:“用你仅存的脑子想一下,除了新婚快乐这种平淡的词汇还有什么?”

  一旁的索尔兴冲冲的说道:“早生贵子。”

  托尼翻了个白眼,偏头发现史蒂夫一直温柔的看着他,他给史蒂夫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后来,内战的爆发,他一直将戒指戴在手上,他看着电视上做着发言的托尼,托尼手指上空空。

  两年里史蒂夫有给托尼一个老式手机,告诉他可以联系他,可是从来没有一个名叫托尼的手机号在他手机上显示过。两年里他从电视上看到了托尼结婚的场景,他看着穿着西装的托尼,原本他旁边的位置是属于他的,他的唇也是属于他的,他的人也是属于他的,可就在那一天,他失去了资格。

  再然后的两年后灭霸来犯,他身边的队友死的死伤的伤,而托尼也真正意义上的离开了他。他的妻子也去世了,只留下他们三岁的女儿交给了佩珀扶养,也就是史蒂夫从小护到大的艾米莉。】

  他的身体开始老化了,在托尼离开后的这二十几年里,大概是因为他用了那个血清,老化的时候也快了很多倍,基本上一个星期一个样子了,他有时候会做梦,梦到他们宣布在一起的那天早上。

  有娜塔莎,有鹰眼,有幻视,有女巫,有浩克,有罗德,有索尔,那么热闹的你一句我一句的。

  现在呢也就只剩下娜塔莎,幻视,浩克,索尔和他了。

  史蒂夫又坐了一会儿,他似乎是感觉不到冷一样,他的手指被冻的通红,却还在捏着小人。他捏了九个小雪人,写上了名字摆在了墓碑前:“把这些雪人当做我们吧,就像我们在陪你一样。”

  他望着天,道:“我该走了,托尼,明年再来见你了。”

  他站了起来,不知什么时候原本挺直的背弯了起来,他不在年轻了,双鬓也染上了风雪,他在这个冰天雪地里面走着,与一对情侣擦肩而过。

  艾米莉远远看到了父亲墓碑前的花和小雪人,她拉住自己的男朋友,在她儿时的记忆里,有一个年轻人似乎与身后离开的中老年人有些相像。

  “你好,请问每年的洋桔梗是您送给我父亲的么?”她转过身问道,史蒂夫的身体顿了顿,他说道:“是我送的。”

  “你是我父亲的…”艾米莉还没问完,史蒂夫就已经开口了。

  “故人。”

 

 

三人行必有一人单身 3 【盾铁】

  今天是星期五了,托尼早早的就把事情做完,乖乖的躺在了床上。十分钟过去了,托尼决定画画草稿图吧,这样多少会让他快速入睡的,可是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他画完的时候他的好友鬼混了回来,居然已经晚上12:00。

  克林特奇怪的问他:“你不是明天有约会么,怎么还不睡。”

  “我睡不着,就说来画画稿子。”

  “诶呦我的托尼大爷,你画设计图都可以不眠不休好久的,你还拿这个来快速入眠。”

  克林特赠送了他两个白眼:“别怪我没提醒你,你睡那么晚,脸上会冒痘痘的,你想长几颗痘去约会么?”

  “那怎么办啊!”托尼抱头哀嚎,死宅马克闷闷的在床上要求声音小一点。克林特只得无奈的在自己的柜子里挑挑拣拣,选了面膜精华什么的,摆在了托尼面前。

  托尼看一下面膜又看一下克林特的,半天说道:“你真的不是gay么?”

  “滚!”克林特恨不得那鞋子抽托尼,他懒得管这个家伙了,洗了洗脸做好晚间护理,美滋滋的躺到了床上。他一侧身,看到马克床上还有一个人,在心底尖叫,面上不动声色的转向另一边,秀恩爱,分的快。

  按照克林特所说的,托尼敷好面膜摸完精华躺到了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就一直闭着眼镜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

  他迷迷糊糊的听到克林特在讲话,克林特?讲话?托尼一下子惊醒过来,从床上蹦了起来,抓起手机看上面的时间,上面赫然显示着8:30。

  “我迟到了!!!”

  托尼风风火火的收拾好,连忙往学校门口跑,他打着史蒂夫的手机,无人接听,他又重打了好几遍,还是无人接听,他乖乖的站在学校门口,左看右看看不到那个让他惦记了一周的人,他从早上九点一直等到中午,中午的阳光十分毒辣,他还在原地等着,他又打了几次电话,发了几个短信,还是无人接听。

  阳光烧烤着大地,那个热从地底下传上来,闷的托尼喘不过气,被放了鸽子,太阳还这么晒,让他烦躁的一气之下将手机摔在了地上,转身回到宿舍里面。

  “怎么回来了?”只有马克在宿舍,他看到托尼面色不善的回来,鼻尖和额头全是汗珠,连忙给他拿了毛巾给他,他拍了拍托尼的肩,转头给克林特让克林特多打一份饭回来。

  克林特回来的时候,托尼正在看着图纸,他看向马克,马克给他点了点头,克林特立马领悟到是什么意思,他说道:“是不是他放你鸽子了,哪个军区的告诉我,我去找他去,胆子还不小,放我兄弟的鸽子。”

  托尼翻了个白眼给克林特:“我饿了。”

  “来来,这是大爷你的饭,筷子我都帮你拆好了。”

  托尼叹了口气,默默的吃着饭,听着克林特和马克在那里插科打诨的,只觉得自己这一周是白期待了,说来也是,他居然会相信一面之缘的人,真是傻。

  我对你付出的青春  这么多年

  他许你的海誓山盟密语甜言

  我只有一句不后悔的成全

离开 完结 【虫铁】

  彼得又听见有人在呼唤他,那个声音飘渺不定,他跟着那个声音,走出卧室的门,迎接他的是一个长而黑的甬道。

  心里告诉他不要走,可是他却控制不住自己的行为,他冲回卧室里面,翻箱倒柜找出了一个手电筒,他回头的时候,托尼孤寂的站在他身后,彼得的手在颤抖,他颤抖着声音:“对不起,斯塔克先生。”

  托尼只是静静的看着他义无反顾的站在门口,身形挺拔,没有一丝犹豫的走出了第一步。

  彼得踏出的第一步,心不可控制的痛了起来,灯光普及的地方,他看到小时候的自己顶着钢铁侠的头罩打开掌心面对眼前高大的机器人,他的英雄从天而降,与他一起张开掌心,留下一句,就离开了。

  他没有停留,穿过那些画面,经过一片黑暗后又出现了一些画面。

  他成为了蜘蛛侠,成为托尼的得力助手,相伴着自己喜欢的人,与他一起守护这个世界,让他十分的满足。如果,如果他可以和托尼在一起的话,接着彼得看到自己傻乎乎的捧着一大捧鲜花站在托尼面前,满脸通红结结巴巴的吐露着自己的心声后,他们的四周巨多的粉红色气球缓缓向天空上升,然后听到托尼轻声叹气,在他自己的唇上留下轻轻一吻。

  彼得留恋的伸出手,触碰着托尼的脸颊,可那些画面在他触碰时消失不见,他呆愣在那里,手还在空中拼命的挥舞着,期盼着那些画面再次出现。

  他想要把托尼温柔的那个画面保留下来。

  他不得不再往前走,彼得觉得冷的很,仿佛身处在冰窖之中,他告诉自己回头吧,回去吧,托尼还在那个原地等你,可是偏偏这个脚不可控制的一直在往前走,他来到了下一个画面。

  托尼身处在一片花海之中,那是有着阳光一样的向日葵,那是他的毕业季,彼得看着自己磕磕绊绊的走到托尼身边,这都是彼得自己亲手种上的,为的就是给托尼一个惊喜,看来托尼很喜欢。

  他将口袋中的小盒子拿了出来,单膝跪在了托尼面前:“托尼,我希望我往后余生都是你。”他打开小盒子,是一个简约的男戒,这也是彼得自己亲手做的,里面还刻了他和托尼的名字缩写。

  托尼没有答应,因为对于托尼来说,彼得还是太小了,还不太适合谈论这些事情。

  画面又消失了,他继续往前走。

  是泰坦星发生的一切和后续他们打败了灭霸的画面,他看到托尼孤零零的坐在做在一旁,旁边的他早就化作尘土,他看着托尼抓起地上的尘土,紧紧的攥在手心中,回到了地球,红着眼眶将尘土洒在了那片花海之中。之后托尼与队长回合,商讨如何打败灭霸,他们被传送回到了过去,即便他们抢占了先机,不可避免的还是牺牲了一些人,一些人里面包括了托尼。

  彼得绝望的呐喊声响彻这个隧道,托尼死了。一个戒子掉落在地上,滚滚滚的滚到了彼得面前,他反复的拿着地上的那枚戒指,却偏偏拿不起来,因为那是该死的画面,他恨恨的用手锤击着地面。那个有光亮的门就在不远处了,他选择往回走,他回头了,他不要离开了。

  “该死的,该死的,放我回去,我不走了……”

  彼得走了好久,可是前路一片黑暗,他根本看不到卧室的门口在哪里,“求你了,让我回去……托尼…托尼。”

  他一直往前走,边走边喊着托尼的名字,然后他听到了自己的声音。

  “我要托尼回来,我要托尼·斯塔克回来,求你了!”

  彼得猛然回头,他看到自己在一个偏僻的十字路口许愿,那个穿着黑色裙子的女人凭空出现,聆听着他的愿望,代价就是一旦他反悔,托尼·斯塔克这辈子都会是孤魂野鬼,而他一辈子,下辈子,无论哪辈子,他都看不到托尼。

  怪不得,怪不得托尼会说他是因为自己才来的,怪不得。眼泪顺着他的脸颊流下,都是他的错,他不该离开的,如果他不离开的话,就不是这个样子了。

  “彼得。”熟悉的嗓音在那个充满光亮的门口响起,他抬头看过去,是托尼。他张开手臂,彼得扑了过去,紧紧的抱住了他。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斯塔克先生。”他忍不住眼泪,抱着托尼哭泣,如此的撕心咧肺,“对不起……”他不知道,他除了对不起 就没有什么可以再说的了。

  “嘘,”托尼轻轻拍着他的背,安抚着,“我说了,不用对我说对不起的,彼得。”

  “你的人生才刚刚开始,我也不能由着你来,永远的把你关在这里,不让你清醒过来。去吧,回到你的那个世界。”

  “不…那里没有你了…那里没有………”

  “有的。”托尼松开彼得,指着他的心说道,“我永远在这里,彼得,在你的心里。忘记那个恶魔说的,去过你的生活,把我的一份也过的精彩。”

  他在彼得的额头上留下虔诚的一吻,便彻底松开了他,他站回彼得黑暗的身后,注视着彼得一步一步的离开。

  “不要回头,大步向前走。”

  彼得听他的话,他擦着眼泪,大步的向前走,越接近门口,彼得越觉得心里十分的不安,当他一只脚踏进那个门里的时候他忍不住回头了。

  托尼正慢慢的开始消失,他的嘴张张合合,彼得的眼泪掉的更凶,他想朝着托尼跑过去,却被一股力量拽了下去。

  十五年后。

  教堂里正在举办一场婚礼,站在神父面前的是彼得,他已经从少年到了青年,自从原来的一场意外,梅婶是这样告诉他的,他失忆了。他揭开新娘的头纱,看着新娘蜜糖一样的眼眸,心里不自觉的觉得十分熟悉,可是他的记忆里面没有一个符合这个眼睛的。

  婚礼结束,他和新娘送着来宾,他看到站在不远处拿着一束向日葵的青年,他不可控的朝他走过去,那是一双蜜糖色的眼睛,眼里全是温柔,注视着彼得,像是老友一样开口:“新婚快乐。”

  “谢谢。”彼得接过向日葵,他目不转睛的看着青年,“我们之前认识么?”

  青年笑着摇了摇头,他伸手为彼得整理有些褶皱的领带:“你幸福么?”

  “幸福。”

  “幸福就好。”青年的声音有些颤抖。

  “你叫什么名字?”

  青年笑着摇了摇头,泪水滑落出眼眶。他们沉默的对视着,青年开口:“再见了,彼得…”

  话音刚落,吹来一阵风,吹散了青年的身体。

  彼得一眨眼,泪水流了下来,明明今天是最高兴的时候,可是他却难过的要死掉了,心痛的没办法。

  新娘走过来,挽住了他的胳膊:“彼得,你怎么了,刚刚的那个人是谁呀?”

  “没事。”彼得握紧手中的向日葵,强颜欢笑道,“我也不知道那个人是谁,应该是以前的朋友……吧,我们回去吧。”

 

 

屋里蒸馒头  屋外铁板烧   广州,为何就你如此的热

离开 2 【虫铁】

  托尼无事时总是坐在床头注视彼得,自己的左手和彼得的左手十指紧紧相扣。

  “彼得,彼得…”

  是梅婶的声音,这个声音忽远忽近的,彼得努力的想要睁开眼睛,想告诉梅婶不要担心他,他在斯塔克先生这里,可是嘴巴就像是被针缝了起来一样,吐不出一句话。

  “彼得,你醒…,我只剩下……你了,我的孩子…”

  彼得一下子坐了起来,他大喊着梅婶,他看向托尼:“我要回家,斯塔克先生,我听到了梅婶的声音了,她在担心我。”

  托尼皱起眉,他没说话,只是低着头把玩着彼得的手,良久后他回答:“我也就只剩下你了,彼得。”

  “你不是斯塔克先生,你不是他。”

  “我是。”

  托尼对视彼得清澈的眸子,他心里充斥着悲哀,一句一句的说道:“我是因为你才来的,不要这么对我。”他将脸颊贴在彼得的手心里。

  彼得睡觉的时候总是听到很多人在喊他,在跟他说话,可是断断续续的听得模糊,当他睁开眼睛后还是在那个房间里面,他不免得有些烦躁。他很怀疑这是不是托尼,因为从他醒过来以后他就没有见过托尼以外的人了,可是在相处中又明明白白的告诉他,这是托尼。

  彼得从小喜欢崇拜的就是托尼,经过自己一系列的努力,托尼才勉勉强强的答应跟他在一起试试,谁知道没过几天好日子,灭霸来侵占地球了,他故意忽视托尼喊他回地球这件事情,与他一起来了泰坦星,他终于可以和他喜欢的人并肩作战了,可惜他们没有打败灭霸,灭霸的一个响指,他消失了,留下托尼一个人,幸好他跟着过来了,他宁愿自己死掉都不愿意托尼有任何闪失,看着托尼的那个眼神,他知道这个人又在愧疚了,所以他留下一句对不起。他不希望托尼那么自责。

  然后他再次醒来,战争结束了。再然后他感觉自己被托尼关了起来。

  “你为什么总是说你为我而来?”看着书的彼得,从头到尾想了一遍,发现这句话出现的频率有些高,他偏头问着躺在床上看电脑的托尼。

  托尼的手一顿,他笑的有些嘲讽,说道:“你知道的。”

  “什么?”

  “你知道我为什么来的。”说完这句话后,托尼又开始玩起电脑,不再和彼得说话。

三人行必有一人单身 2 【盾铁】

  想到今天中午那个少年对他讲的话,史蒂夫笑的眼睛眯了起来,那个少年让他很舒服,从来没有那个人可以让他产生家的感觉。史蒂夫是个孤儿,没有人比他更想拥有一个家。他看着手中的纸条,将少年的联系方式添加了进去,置顶。

  他们约定了下周星期六见面。

  这一周的时间,过的异常缓慢,这是托尼早上不下五遍的问马克今天是星期几。

  马克被他烦得要死,不知道从哪里搞了一本台历,直接扔到了托尼的桌子面前,星期一那里被醒目的红笔圈了起来:“不要再问我了,自己看日历。”

  “什么,今天还是星期一呀!”看到日历后,托尼整个人都焉儿了一样 ,无精打采的躺回床上,“究竟是谁规定的一周要有七天啊,就不能直接到星期五么!”

  “鬼哭狼嚎什么!”克林特一脚踹开门,将早餐发给他们两个没好气的说道,“就才见了一次面,至于那么上心么。”
 
  “你不懂。”托尼连一个眼神都不想施舍给克林特,“我觉得我是一见钟情了。”

  “天大的新闻,托尼·斯塔克从来都是别人一见钟情你,你居然也会一见钟情别人。大新闻,绝对的大新闻。”克林特怪叫着说道,连马克都从电脑桌前离开了,两个人都凑到了托尼的床跟前,齐刷刷的直盯着他。

  “你们…你们干嘛那么看着我。”

  马克道:“稀奇,太稀奇。”

  克林特道:“古怪,太古怪。”

  “你们那一副想要解剖我是什么意思啊。”托尼叫道。

  突然,马克拍桌而起:“因为,真相只有一个,我怀疑你是被假冒了。”

  “放屁,一天少看点什么名侦探柯南,脑子瓦特掉了吧!”托尼忍无可忍向马克砸了一个枕头过去,又砸了一个在克林特身上。

  “我一见钟情很奇怪么,很奇怪么,遇到真爱很奇怪么,气死我了。”托尼被气的躺在床上哼唧唧的。

  床旁边两个不要脸之一的开口:“那个人是干嘛的!”

  “我知道,我知道,当兵的。”克林特不等托尼开口,连忙帮他回答道。

  “多大了?”

  “我知道我知道,二十七八了。”托尼还没来得及说出口的话,就被克林特打断了,先忍。

  “叫什么名字,长什么样子,级别多高?”

  “这个我也知道,叫史蒂夫·罗杰斯,长的比爱德华多强壮,两个眉毛一个鼻子一个嘴巴的,罪犯见了都会乖乖自首改过自新的,啊,你问我为什么,因为长的太有正义感了呀。貌似是上校吧。”

  托尼继续忍。

  接下来马克断断续续问了几个问题,都由热心的克林特代劳,托尼只能告诉自己继续忍,不能动手杀人,天知道克林特皮干的,托尼想杀了他的,到底是你一见钟情还是我一见钟情啊,这个八卦样子让托尼十分的不爽。

  问到怎么认识的时候,托尼飞快的说道:“昨天中午出门的时候,碰到的。”他转头一巴掌打到克林特背上,“克林特·巴顿,究竟你一见钟情啊,还是我的一见钟情啊,你这个八卦的样子不要太好哦。”

  “激动,一时激动。”

  “激动你个头,死八卦。”托尼捡起马克腿上的枕头砸向克林特,“认识你以后,我只想知道杀人要判几年!”

  “按照你家里有权有势多半就是走个形式,不会坐牢的。”马克一本正经的说道。

  “马克,你这个帮凶、叛徒,亏我刚刚那么热心的给你讲托尼的一见钟情。”克林特当然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马克,反正他今天早上死的很惨。

离开 1 【虫铁】

  彼得醒过来的时候,托尼正趴在床紧紧握着他的手睡觉,他温柔的看着托尼,他睡得并不安稳,因为他的眉头紧皱,手上也用着很大的力气 ,像是在怕着什么一样。彼得抬起手,他想抚平托尼紧皱的眉头,然后托尼抓住了他的手,他醒了。

  “能再次见到你很高兴,斯塔克先生”

  床上的人露出灿烂带着稚气的笑容,那双清澈的眼睛注视的只有他一个,托尼·斯塔克。

  托尼连忙低下头,将彼得的手紧握住贴在脸上,彼得感觉他的手湿润润的,斯塔克先生哭了,意识到这个彼得的心都揪了起来,他道:“对不起,斯塔克先生,对不起。”

  “彼得·帕克,永远不要再对我说对不起。”然后,再离开我,留我一个人。托尼一直没抬头,他觉得自己哭的挺没出息的,可是当这个人完好无缺的在这里的时候,托尼忍不住了。

  托尼亲吻了彼得的手背。

  彼得被托尼勒令在房里好好休息,自从他醒过来以后,队长,浩克,博士等等那些他都没有见到过。他问过托尼,托尼说灭霸已经被打败了,地球已经恢复和平了,详细的也没有讲,就简简单单一笔带过。

  “我可以出去么,斯塔克先生。”

  夜晚,他背对着托尼问道,“我不想再呆在屋子里面了。”

  “你的病还没有痊愈。”

  “好的。”

  这是第几次了,彼得每每向托尼说他想出去看看,总是被他用他的身体没有痊愈做借口回绝他。

  托尼有些落寞,他握着彼得的手:“留在这里陪陪我不好么?上次在泰坦星上面你消失把我吓坏了,我怕你再出什么意外,我就只有你了彼得。”

  托尼又握紧了彼得的手,过了一会儿后彼得回握住,他坐起身来,捧着托尼的脸说道:“我永远不会丢下你一个人的,托尼。”

  “我们睡吧。”他在托尼额头留下一个吻后,又躺了回去。